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塗個什麼鴉

早年在國外旅行,常看到有人在地鐵車身上,塗了整幅畫作或文字。後來不但在車身上塗,甚至以利物在椅背或車窗上,刻上自己的名字或誰愛誰的文字!關於塗鴉,有的國家看法較自由,只要不是太不像話,就任它自生自滅。有些國家看法卻不同,不信你到新加坡塗塗看,包你腳底板腫上好幾個月。

在墨爾本,有一天在唐人街吃完晚飯後沒事,突發想到後街逛逛。唐人街一般都是在舊市區,前街已夠亂了,後街可想而知一定更髒亂。越髒亂一定越好看(奇怪的心理)!誰知到了後面小巷,發現牆上都是年輕人的塗鴉,而每一幅間似乎還互有關連,而且裡面好像都有一些訊息。雖然我不見得懂,但我承認裡面有年輕人的心聲。

回到旅館,將所照的塗鴉與老婆分享。她也覺得畫得還不錯。第二天,我們再到市區四處搜索,發現大部分塗鴉都在後巷。我想此地政府大概已曉得無法制止年輕人的塗鴉行為,乾脆就明文規定只可以塗在後巷了!

陶爸說:不知我們是由哪位英明的主管開始,居然鼓勵年輕人塗鴉!在未明文規範塗鴉的基本道德觀念前,就貿然鼓勵大家四處塗,後果是相當可怕的。不管塗鴉算不算是一種藝術,還是以不破壞公有及私有的物品為限較好。

小檔案_陶傳正 

奇哥有限公司董事長,1946年生,24歲進家族事業、28歲創奇哥。熱愛音樂、演戲、自助旅行。自言:沒歌可唱就演戲;沒戲可演,就在家寫遊記。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