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兄弟們,開伙!

每個男人心裏都住著一個愛迪生,想發明、想拆解、想實驗、想創造,但缺乏舞台,只好默默的遁入別人早已發明好的世界,當個平民上班族。

偶然遇到美國肉類出口協會駐華辦事處處長吳秋衡,他眉飛色舞的跟我談到,他如何實驗44個不同的牛肉部位,從0.1、0.2公分,一公厘一公厘的嘗試到1.5公分,去找出每個部位最美味的厚度、切法。不厭其煩,樂趣就在賓果的那一瞬間。我發現,有些男人心中的愛迪生,原來是在廚房裡,蹦出來大顯神威了。

在廚房裡,愛迪生們絕對不是照著食譜,對鹽糖分量錙銖必較,他們更享受的是實驗,是放手去嘗試。越不可能搭在一起的食材,越要找出它們絕配的做法,寫下自己的法則,讓眾人大吃一驚。越是不可能達成的專業加工手法,越要克難想辦法搞出來,跌破專家眼鏡。甚至有人還故意給自己時效壓力,好將大量購進的某種當令食材化成千變菜色。男人樂於聽到的讚美,不是「跟外面大廚做得幾乎一樣」,而是「跟外面做得完全不同」,每一道菜都是他們的大發明、大專利。

有如奔向惡路的off road單車騎士,「沒有路,就是我的路」那樣爽快,其實滿足打破規則的征服慾望,不假遠求,就在家家都有的廚房裡。就是這種成就感,讓一個接一個本來不一定愛進廚房惹油煙的男人,開始愛上發明菜色,開始夜以繼日想破頭的嘗試新食材,追求舞刀玩火的刺激感。

過去五年十年,會做菜是所謂愛家的新好男人;現在則有一群懂得做菜的男人,充滿了雄性的冒險風格。是男人的,就給我站到廚房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