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古早味漁民料理澎湖‧傳奇海味X經典漬菜

什麼叫做「澎湖菜」?在出差前,我一直不停問自己,印象中黑糖糕是招牌,海鮮活跳也很出名,花枝丸、魷魚絲更是有如名門。但,這些真是菊島子民平日吃食嗎?還好,有許多戀鄉的澎湖人為我指點迷津。攝影家張詠捷的《食物戀》中,一道道澎湖鄉土料理,順著時令牽引出小島居民與大海的故事,透過她的文字與影像,我們看到那只用鹽、糖,結合烈日、海風,澎湖菜粗獷卻充滿生命力的姿態逐漸成型。

當我不停挖獨家食材時,一堆奇怪名稱湧現,當地人靦腆的說:「其實早期因為窮啦!潮間帶抓到什麼都想辦法拿來吃。」因為這份珍惜資源、物盡其用的態度,在澎湖,海產、瓜果除了吃新鮮,吃不完就曬乾、醃漬當存糧,燉過煮湯、剁碎拌炒,那濃縮過的酸鹹造就菊島獨樹一格菜色。

來自馬公西衛的台南遠東飯店副主廚王明順,一心懸念家鄉的美味,知道我們要去,大方供出道地菜色及口袋餐廳。其中一家專賣鄉土菜的「花菜干人文懷舊餐館」,有別於馬公市區強打生猛的海鮮餐廳,張詠捷書裡的灶間古早味,都在這兒的餐桌上重現。

媽祖的禮物〉澎湖小章魚

每年元宵過後到農曆三月二十三日媽祖生日前夕,澎湖向晚的近海總是燈火通明,如點點星光散布在沿海潮間帶。在這短短兩個月間,澎湖漁民盼著一朵曇花,牠是澎湖特有種小章魚,隨著初春的洋流而來,晝伏夜出,嗜吃俗稱大狗仔的光手滑面蟹。

有句俗諺:「章魚出,大狗肥嚕嚕」,貪食肥美大狗的小章魚,滿頭濃稠的膏黃,也被漁民們把當作是媽祖娘娘賞賜的珍饈。牠的存在很神秘,沒人知道牠打哪兒來,只知道時間到了,牠就消失在潮間帶。每到初三、十八前後三天,大潮退去,海女們就會頂著燈,背著簍,夜照章魚去。

在微弱燈光、震盪水波下,少了銳利的專業目光,還真會將八爪展開,與礁石融為一體的紅褐色小章魚視而不見。熟練的海女步履輕盈的逡巡水面,幸運的話,看準徒手一抓,章魚就輕鬆落袋。不過牠性喜躲藏在礁石群中,此時就得動用到魚叉把牠從縫中勾出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