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大港口的故事

父親生前辦公室的牆上掛著一張風景相片。一條溪流,上面有一座水泥橋,後面則是大山。每當有訪客來時,他都得意的跟人介紹。這就是他位於秀姑巒溪大港口的農場。相片是他站在新建的彩虹橋上所照的。

他老人家當年事業有成後,喜歡行俠仗義。鄉親要是有所爭執,第一個就想到找他作調人。別人經營不下去的工廠也塞給他。別人賣地,上面有棟日本時代的舊房子,也要賣他。他居然能找人拆下,再在我們工廠裡組合起來。大家都啼笑皆非,最後只有當廁所用了。包括這個位於秀姑巒溪出海口山上的農場,也是他的朋友經營不下去,賣給他的。只可惜農場位於颱風口,每年好不容易有點收成,颱風一定把它席捲一空。所以二、三十年下來。從來沒賺過錢。但父親只要一有時間,就會搭火車到瑞穗,再轉乘計程車到大港口上山,一待就是好一陣子。我從來也沒跟他去過。而且每當他跟我提起這個農場有多美時,我都會跟他說:「我看把它處理掉了吧!都賠了那麼多的錢。」父親心裡雖然很不高興,但也沒說什麼。

直到我們公司發生財務困難時,陸續處理剩下的資產償還債務,他都沒捨得把這個農場處理掉。直到晚年,他因為中風,行動不便,最後才不捨的把這個農場給賣了。看著他用顫抖的手在契約上簽字,我並沒太多的感覺。因為對我來說,處理債務遠比擁有一個只賠不賺的事業重要。

陶爸說:多年過後,當我第一次到訪大港口,站在彩虹橋上,看著遠方的山上。似乎有一個耕作過的三角形痕跡。那一定就是父親當年從半山腰一點,一點的往上植樹的結果。越往上越難種。所以耕作面積就跟著變小了。同行的朋友問我在看什麼?我告訴他,我在看過去的故事。拿起相機,第一次照下父親當年的夢田。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