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台東傳教士吳神父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簡居的吳神父

母親在世時,身體一直不好。晚年有人建議她試試腳底按摩。就請了位師傅每週到家裡為她作三次腳底按摩。後來我也好奇的試試。只見師傅拿了個小棒棒在我腳底一直搓。然後邊看我臉上的表情。每當我臉露痛苦或猙獰時,他就會告訴我哪裡有問題。偶爾還用一些加了人參、當歸等藥材的藥酒按摩。說這樣效果會更好。我一邊忍耐,一邊心裡想的卻是:「與其擦在腳上,還不如喝了比較有用。」

後來才曉得這種腳底按摩,是一位來自瑞士,在台東傳教的外國神父所發明。三十幾年下來,不但台灣到處都有吳神父腳底按摩店,連中國大陸也甚受歡迎。上週有個機會,有人安排說到台東拜訪吳若石神父。我當然相當有興趣,因為當年被他的傳人虐待得很慘。當我們抵達台東長濱的天主堂時,才發現到吳神父比我想像的年輕很多。帶著一臉笑容接待我們。怎麼來形容我對他的印象呢?只有用「居陋室,而不改其志」幾字形容。教堂位於長濱一角,右邊是他的工作室。只有極簡單的一間按摩室。門外兩張老舊的籐椅,我想他已坐了不少年了!聽他娓娓道來,當年因為自己來台傳道,深受風濕關結炎之苦。另一位神父懂得瑞士瑪莎薇護士所教的足底反應區按摩法。就替他按摩。初期吳神父痛得哇哇大哭,但第三天後病情大有起色。自此他就開始研究腳底按摩。三、四十年後,台灣到處都是吳神父腳底按摩店。但他仍在台東的長濱服務當地教區。按摩室旁一棟像老舊教室的就是他傳教的教堂。

誰說傳教,一定要在華麗宏偉的教堂才行。

陶爸說:與吳神父短短的一個鐘頭的交談,讓我體悟到好多的事情。他說他到現在還在不停的研究,而且腳底按摩並不能治百病。有好多的病,他也不懂,是要去看醫生的。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