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租一畝自然課契作代耕‧學看天吃飯

你看窗外,東澳真的是台灣最美麗的漁港,小小的腹地被山環繞,山的後面就是南澳了。」東行火車即將抵達宜蘭南澳前,忠欣公司總經理王星威像個孩子一樣,興奮的指著窗外,要我們下車前別錯過路上的好風光。

從台北到南澳的這一段路程,王星威不知道已經走過多少次,卻還是像第一次郊遊一樣充滿期待。自從三年前他在「南澳自然田」認購了一塊農地後,這座後山的小鄉鎮,就成了他的第二故鄉,「我在那邊的民宿租了個房間,隨時都可以過去住,晚上就找我的農夫朋友喝酒聊天,很快活。」

王星威是個典型的都市老,冬天吹寒風頭會痛、下田插秧腰酸背痛跟著來,他的朋友圈原本跟農夫扯不上關係,直到某天接到了一通電話,得知過去在科技界服務的朋友陳昌江竟轉行當起農夫。追問之下,才知道陳昌江原來是以「契作代耕」的形式來經營農田,「意思就是你付錢、我(農夫)幹活。」

王星威解釋,當時他和朋友一起以三分地十萬元的價格,來認購陳昌江的稻米。意思是說,這三分地的地上收成將來歸王星威所有,陳昌江則是田間管理員,負責種稻並管理農地,這也就是所謂的「社群支持型農業」,就是消費者委託農夫耕作,向農夫長期訂購農產品,並共同分擔風險、分享收成。從此,王星威結交了的第一個以自然農法耕種的農夫朋友。

一開始,王星威對於契作稻米這件事並不以為意,只是想等著收米吃飯,但陳昌江卻頻頻來電催促,要王星威務必來南澳親自參與農事:「來一次看看吧!不用做很久,但一定要來。」

第一回去插秧,王星威說自己沒有太大的感覺;直到陸續去除草、收割、玩晒穀,親手擁抱自己的收穫,王星威就像是被打通任督二脈一樣,通體舒暢了起來。回台北不久後,王星威收到那包自己收割的米,他一輩子也忘不了那餐米飯的滋味,「非常香甜,自然農法種出來的米比較小顆,但甜度更高。自己的米有種情感的連結,就是特別好吃。」他很驕傲的將米分送給親朋好友,不忘補上一句:「這是我自己種的米喔!」然後等著對方瞪大眼睛,發出不可思議的驚歎。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