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千里尋豆 為夢想拚極限咖啡冒險家

台灣前輩畫家楊三郎曾說:「任何事我一定十足親嘗」,因此即使到了八旬仍然堅持寫生,唯有踏上那塊土地,親身感受陽光、空氣與風,才能真正領會從這樣環境下孕育出的生命之美。畫家如此,為了咖啡千里迢迢的尋豆人亦如是。台北「哈亞」咖啡日籍總經理三上出,就是個咖啡苦行僧,咖啡豆這塊魔毯,往往把他載到鳥不生蛋、絕非觀光景點的化外之境。

台灣咖啡文化在這十年有不小改變,誰是精品咖啡的領頭羊?許多人會直指哈亞。現在一些很不錯的咖啡店,老闆也是哈亞或「上登」(三上銷售生豆的公司)員工出身。哈亞流派的地位,有點像日料界的「新都里」,雖然修行在個人,但經過薰陶都具備一定水準。

看起來優雅斯文的三上,實在很難把他跟深入險境的行腳之旅聯想在一起。

想起那些尋豆旅程,他仍然苦笑的說:「真的不好玩。」但是,他堅持唯有到現場實際看到咖啡豆的生長環境,才能確認手中的豆子的確夠格。

說起對咖啡的熱情,還真是被台灣客人給逼出來的。過去在日本的食材公司當業務,因為工作需要,三上對於咖啡,很熟,但談到熱情,沒有。十二年前隨妻子來到台灣,決定在此落腳開店,他才開始研究咖啡市場。那時他走在路上,只要碰到標榜是高品質的咖啡館都進去喝,結果往往一臉狐疑的走出來。「他們很會說自己咖啡有多好,但是一端上來,聞不到香氣,喝下去,是苦的。」要不就是招牌寫著咖啡店,菜單卻像餐廳,咖啡只是附屬品的感覺。

開店後,他更常碰到客人一進門就直接點「曼巴」(曼特寧加巴西),有錢一點就說要「藍山綜合」,這名稱搞得他昏頭,「什麼是曼巴?藍山有綜合?」不然就是喝完咖啡後皺眉跟他抱怨:「這不是咖啡吧!怎麼會酸?」一點一點的culture shocks點燃他心中的小火山,且不論烘焙與沖煮的技術面,「台灣消費者的口味被限制住了,以為咖啡只有那幾種,應該要能提供更多選擇!」於是,除了率先成為台灣考取美國精品咖啡組織(SCAA)的國際咖啡杯測評審。他主張回歸咖啡的初始:生豆。這幾年他決定要帶著客人的味蕾前進,深入非洲、中南美、亞洲等著名咖啡產區,找心中真正的高品質咖啡。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