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下了雪的教堂旅店

當走進旅店房間時,就像是走入了冬日雪景裡,一片白茫茫的景色,讓我花了好一陣時間,視覺才漸漸適應所有線條。然後驚覺即便眼前盡是白色、白色後還是白色,也能有豐富活潑的層次細節。

二○○八年獲得普利茲克建築獎的尚.努維勒(Jean Nouvel),是我最喜歡的建築師之一,在西班牙馬德里的Puerta America(美國之門)旅店,位於最高第十二層黑白色系搭配彩色魔幻幕牆房間,便是他的代表作之一。這次入住的Sofitel Vienna Stephansdom,則如同努維勒從美國之門延伸出的完整作品,只是他將黑、白與彩色幕牆等元素做了更純粹的切割。原本,努維勒是想大膽的將所有旅店的房間都設計成全黑色,黑色的床、黑色牆面、黑色沙發、黑色浴缸⋯⋯,讓人剛走入房間,就如同走進黑色宇宙般混沌,但這瘋狂的想法卻無法讓旅館經營者接受,最後只好妥協,只留了一間最頂級的黑色套房,其他大部分房間皆是較親和的白色,以及數間不慍不火的灰色。

房間標準房有兩種layouts,一種是我們常見的,而當然我選擇了另一種不標準的格局,它的衛生間和浴室就占據了一整面牆的長度,與臥室之間隔著精緻的半透明玻璃,四扇拉門擁有各自不同、卻十分協調的磨砂紋路,讓原本三十平方米的空間感不僅寬敞許多,也多了活潑的變化。浴室內銀色鏡面和水龍頭以外,當然又是一片沈靜的白色,除了,那排昂貴而香氣怡人的綠色愛馬仕(Hermes)衛浴用品,就如從雪地裡冒出的迷你樹苗。我忍不住把它們都帶回香港家裡了,想念這間旅店時,就拿出來使用。

到此處任意享受一夜純白後,別忘了多給清潔服務員一點小費。我自己的家就曾經做成雪一般的全白,我絕對懂得要打理清理那片白色世界之大不易。走出雪景,到旅店餐廳裡喝杯暖身用的香檳,抬頭卻是一整片令人震撼的彩色魔幻空中風景,如同歐洲教堂天花板上及天窗上的藝術傑作,只是除了實體玻璃彩繪,這兒還加上LED投影的虛幻畫面,虛虛實實,似是秋天陽光灑落的森林間隙,又像是張童話故事裡的飛天魔毯。來到餐廳的客人第一件事不會是急著找位,總是先驚呼一聲,然後就像個教堂裡的觀光客般拚命照相。從空中魔毯延伸出去,便是三百六十度維也納的城市景觀,天光一變幻,那繽紛的玻璃天花板便似要飄然而飛。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