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莫斯科旅店驚魂記

莫斯科旅店驚魂記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莫斯科旅店驚魂記

對於選擇旅館,我是一個很有規畫的人,但是,有時候計畫趕不上變化這種灰心事,也會發生在我的行程之中。

尤其是在莫斯科,在它富麗堂皇、力求蛻變(實際上非常非常緩慢)的現代旅遊形象背後,總還是有一股陰暗晦澀的性格揮之不去,讓人不期然間與之相遇。然而,這正是這個城市與眾不同的魅力。

今年五月到莫斯科參加論壇,因為主辦單位的安排不當,讓我一氣之下不顧一切決定出逃,順著電話簿打給其他各個旅店,此時正值旅遊旺季,絕望之餘好不容易只有這家Artel旅店有著便宜空房,我便不假思索冒險搬去。

一邊心想真是幸運,這家號稱充滿藝術氣息的旅館,就臨近克里姆林宮和莫斯科大劇院這個黃金地點,一邊暗暗覺得不妙,怎麼可能此時還能有房間?莫非……。

Artel外觀是極富古典莫斯科特色的建築,外牆是令人感到舒服的鵝黃色,然而走進旅店後,那反差就有點詭譎驚悚。從走廊到樓梯間,牆面上盡是顏色強烈的塗鴉和畫作,襯著陰綠慘藍的探燈,混搭單看其實十分美麗的彩色浮華玻璃吊燈,加上樓梯垂掛的鐵鍊,有種說不出的毛骨悚然。但我實在累了,也顧不得腦海中不斷浮現的恐怖電影片段,還是走入我的單人房間。

意外的是,房間除了浴室裡的彩色拼貼瓷磚之外,卻是十分簡單樸素,床頭上有個傳達包浩斯風格的小燈,雖然沒有空調,但天花板有個工業吊扇,勉強提供空氣流通。我想開窗,卻發現原來那透著昏黃燈光的窗扇是假的,若是個用來軟禁政治犯的房間,這裡倒是花了些心思。我雖極力向獄卒,恩,是接待員,表達要換有真正窗戶的房間,但都無功而返。床鋪還算乾淨,但浴室裡那全黑的馬桶就讓我受不了了,因為完全看不清它哪裡骯髒,反而讓人感覺整個馬桶都是髒的,這種故作前衛真令我反胃,我立刻將所有衛浴用品換成自己帶來的,才敢梳洗。若在這個地窖般的房間蝸居久了,或許我就會對杜斯妥也夫斯基《地下室手記》中主角的陰鬱人格,會有更多同理。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