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融入湖光山色的旅店

有時候我一趟費盡辛苦的長途跋涉,目的地可以只是一家旅館,腦海中的地圖就是機場與旅店之間的那條路線,中途的風景則成了模糊的點綴。十月時刻意在出差回香港中途,選了在台灣轉機,不為工作也不為朋友,就僅僅是了去會會這個傳奇性的旅店—涵碧樓。

我嚮往她其實已久,但因常看見台灣山區土石流的新聞,就大驚小怪的誤以為是個有點危險的地方,也以為去途要跋山涉水,但其實完全不然,從桃園機場到台中高鐵站、再坐上旅館安排的接送車,根本比去義大利的小鎮旅館還要簡單。

一到旅店,我就拿到一本厚達一百四十多頁的《涵碧春秋》。跑遍世界各地,故事能豐富到集結成書的旅館十分少見,特別又是在華人地區。入住第二天,我又忍不住多要一本納入蒐藏。

涵碧樓分為A與B棟,A棟外觀新穎,牆面俐落極簡的線條和周遭景觀相得益彰的低調顏色,非常符合現代建築的美感價值。但我這次最想入住的,卻是外觀和建築體都顯得較老舊的B棟。它原是宮殿式的六層樓建築,九二一地震後留下梁、柱和樓板,改建成Spa館與VIP住房,雖不如A棟新鮮,甚至外表帶著過時的土氣,我check in時便央求兩宿都只想住B棟。只是因為第一天B棟仍在整修之故,到第二天才成功安排入住,也因此A棟與B棟的房間我都見識過了。

答案是,若還有機會再去涵碧樓,我仍只想選擇B棟客房,原因在於:陽台。

A棟仍是非常舒適,長形陽台外面就是與湖景接融的泳池,刻意培養的榕樹盆栽一絲不苟,和石面圓桌與方形木椅,加上陽光灑落造成的影子,構成精心設計的幾何畫作。

但當我走進B棟房間,入座那只用低矮天然石牆區隔、幾乎和周遭天然生命融為一體的陽台,望著觀賞日月潭最美的角度,不知近在咫尺、攀藤生苔的樹蔭間,或許會冒出什麼昆蟲鳥鳴時,我的偏愛便不言而喻。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