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檳榔樹下的亞洲第一咖啡豆不只有茶,阿里山更有世界級的精品咖啡

「阿里山不是產茶嗎?阿里山有咖啡?」這是alive編輯會議上,同事提出最多的疑問。事實上,阿里山不僅產咖啡豆,而且還已經和世界等級接軌。

二○○九年,熱帶舞曲咖啡莊園董事長李高明將自己種的阿里山咖啡豆,送往美國精品咖啡協會(SCAA)參加評比,意外打敗全世界三百多個產地,拿下第十一名(八十三.五分)。這個相當於咖啡界的奧運會,阿里山咖啡僅落後肯亞、哥倫比亞、薩爾瓦多等咖啡強國,登上亞洲第一。二○一一年,來自阿里山山脈嵩岳咖啡園的郭章盛以八十三.六一分打進SCAA決賽。二○一二年,李高明以超越二○○九年分數(八十五.六七分)拿下第十二名,再度奪下亞洲第一寶座。

阿里山咖啡在咖啡國際一級戰場頻傳捷報。《咖啡學》作者韓懷宗分析,阿里山咖啡占盡天時地利,地處咖啡生產極限的北緯二十三.五度、海拔一千兩百公尺,日照五、六小時,下午就起了雲霧,遮蔽了陽光,這樣的微氣候,對咖啡豆生長極好。

事實上,台灣種咖啡並非今日才有。早在日據時,台灣總督府在屏東恆春試種,就掀起咖啡風潮。品種多為阿拉比卡種的主幹品種──鐵皮卡(Typica)。當時多集中在屏東、台東、花蓮、雲林古坑等地(見下表),日本也成立東台灣與木村咖啡株式會社,將咖啡外銷日本。只是中日戰爭後,因經營不善而逐漸荒廢。

近年,台灣又掀起新一波咖啡種植熱潮。台灣大學農藝系助理教授王裕文表示,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後,政府和民間鼓勵農民種植咖啡樹,改善水土保持,也帶動災區觀光休閒農業發展,雲林古坑即是一例。  

為了一探亞洲第一咖啡,alive團隊驅車進入阿里山,咖啡樹就種在檳榔樹下的獨特景觀,成了阿里山茶園外另一種風貌。沿著阿里山公路,或一六二縣道往梅山方向行駛,可見咖啡園的蹤影。根據阿里山農會統計,阿里山約有五十至六十位咖啡農民,每年產量三十至四十噸,約占台灣每年咖啡豆產量四分之一。但這等產量仍遠不及國外咖啡豆,一座巴西莊園的年產量就高達六千噸以上,因此阿里山咖啡豆可不便宜,末端市場價一磅約兩千元。所以,知名度尚未完全打開。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