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緩緩而行的旅店

近期接下即將成為瑞典斯德哥爾摩(Stockholm)最高建築的Tellus Tower設計案,有了更多到北歐出差的機會。由於香港沒有直飛班機,我先抵達了芬蘭赫爾辛基(Helsinki),原本能安排只須約一小時的轉機航程,但我卻選擇了要耗費十五個鐘頭的交通郵輪,計畫慢慢花時間在海上旅館度過一晚。

當客戶有些驚訝的問我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更何況省不了多少錢時,我興奮的回答:「嘿!我可不想錯過那壯觀的島嶼景觀。」就如同有時你只想騎著單車吹風漫遊城市細細品味,而不想坐上快速卻千篇一律的地鐵,一般天真心境。

從赫爾辛基出發到斯德哥爾摩的郵輪可以有兩種選擇,一是芬蘭船運公司的詩麗亞線(Silja Line),無論是設備和船身都較為新穎豪華,票價也較昂貴。另外一家則是芬蘭的維京線(Viking Line),從一九五九年運行至今已有半個多世紀的歷史。

雖然費用由客戶埋單,兩種船公司都是傍晚六點出發翌日九點到達,但我依舊決定坐上價格較低、年齡較大的維京線郵輪。原由無他,只因十多年前我就曾搭乘過同樣的路線,當時留下美好的風光印象,而懷舊正是我這個年紀的浪漫。

現代郵輪有時做得比陸上旅館還要極盡奢華,應有盡有,可以說是海上的賭城,甚至裝設摩天輪都不稀奇。相較之下,維京線的船算是低調簡單,該有的賭場、免稅店、餐廳、電玩設備和表演場地都有,但不至於讓人眼花撩亂,剛剛好適合一天的行程。

某些娛樂活動可以說有著北歐生活特色,像是讓乘客可以付費拍攝帶點復古美式風格的雜誌封面大頭照,或是芬蘭人(尤其是老年人)最愛的大眾卡拉OK,都讓人有恍如走進時光隧道之感。最物超所值的應該是餐廳,自助餐提供了大量北歐海鮮,在外地人眼裡看來十分奢華。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