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大聯盟的滋味

釀酒師Jos Manuel Ortega,是一個從金融業轉職成功的典範。這是有數據可以佐證的。二○○○年創立,現已於阿根廷、智利和西班牙開設三家酒莊,自擁的二百八十六公頃葡萄園,成為年產一百五十萬瓶的菁英廠。美國媒體對其評價也頗高,幾款與集團同名的頂級酒 O’Fournier, 常拿九十四、九十五分。

我在倫敦、西班牙和台北,曾試過他所釀製的數十款酒,風格相當現代且精準。紅酒為其強項,大多結實有力道、均衡有活力,且帶有許多細節變化。以產自西班牙斗羅河的Alfa Spiga、阿根廷門多薩的Alfa Crux Malbec,以及智利的Alfa Centauri最得我心,都是非常迷人的成功珍釀,即使是在環境不甚合適的阿根廷,都能釀造出相當精彩的細膩黑皮諾紅酒,可見其過人釀酒功力。

他的銳利商業眼光,讓其釀造的極佳酒也非常具有市場性,似乎亦成為他成功的關鍵。但太過於貼近市場流行與主流酒評家的偏好,卻也不無風險,畢竟流行隨時可能轉舵,太講究投資效應,也會失掉因熱情所帶來的感動。南美更為在地的獨特品種,如智利的Pais或阿根廷的Bonarda,對他來說便不值得一試,因為他說:「那些品種也許有趣,但我要的是可以打NBA的球員!」

從酒廠投資的角度來看,這確實非常符合道理,因為這些品種即使釀造得再好、再有個性,也無法達到現今頂級酒該有的制式標準,也不是主流酒評家願意給予高分的類型,即使花了再多的心血,也可能只是白費功夫,價格與評價都不會太高。

然而單一價值觀,是葡萄酒世界最可怕的事,這種能為我們帶來許多美妙品飲經驗的獨特飲料,何以得分出勝負,或被打上分數與等級?更何況,帶給我們最多樂趣與難忘回憶的運動賽事,絕不僅限於NBA等級,充滿熱血的非職業球賽,有時更能震撼人心。少一些商業算計,多一分不計一切的熱情,即便沒有高超技術與完美的先天條件,反而更加動人。無論是運動比賽或是葡萄酒,都應當如此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