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文化創意

在雨天中抵達了美拉諾。住進旅館以後,還是決定先把環境弄清楚。旅館離市區中心僅百餘公尺。二老撐著傘,沿著河邊小道,優閒的往市區前進。路旁沒隔多遠,就有一個小小的雕像立在那兒。有的看得出來是什麼,有的則看不太出來。看不懂就不多花時間啦!因為藝術本來就是一個很主觀的東西。沒一會兒功夫,就走到人煙密集的小鎮中心。

說是小鎮的中心,也不過是兩條比較寬的街的交會處。旁邊的房子大半都是兩、三層的商店。此處遊客不少,但是獨缺東方客。陶爸正在納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陶媽指著老遠一個看起來像是個蒙古包的東西直嚷嚷。二老三步當著兩步的跑去,看個究竟,觀光客有什麼新的玩意兒都要看一下。

誰曉得走近以後,先用眼看,再用手摸。沒錯!那確實是一堆舊報紙堆出來的。不過上面還種了一些小花。二老簡直就是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有不少經過的路人,大半只是斜眼看它個半秒鐘,就走了。只有兩個小姑娘在旁邊摸了兩把,確定是舊報紙以後,也沒什麼興趣再看啦!

這難道是要資源回收的嗎?不過垃圾車也來得太晚了吧?上面都長出花了,還不趕快拉走!

二老發現,美拉諾城裡沒隔多遠,就會出現奇怪的東西。陶爸此時才搞清楚,原來這些都是藝術家的創作。找了本簡介,才弄清楚剛剛看到的那個蒙古包是個美國藝術家史提芬西格的作品,叫作 「紙與植物」。說的也是,總不好說是 「一堆鮮花插在牛糞上」吧!

陶爸說:台灣的藝術一向不落人後。我們這兩年,主管當局還創出了一個「文創」的名詞。我到現在也搞不清楚它的定義是什麼。到底把幾米的畫印到杯子上或把杯子上印個幾米的畫,哪一個算文創?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