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秋日巴黎的漫遊者

海明威在《流動的饗宴》書中談到,「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隨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在疫情肆虐的年代,我很慶幸去年的秋天,曾經在巴黎待過,享受了一席流動的城市饗宴。

文化評論家班雅明從詩人波特萊爾對巴黎城市街景的沉溺,詮釋出「漫遊者」的角色原型;我也試著以「漫遊者」的姿態,徒步漫遊巴黎街道,好好享受巴黎的秋天。

秋天的巴黎十分舒適,塞納河邊的樹葉逐漸轉黃,街道上也不像夏天那般,充滿擁擠殺風景的遊客,讓人可以好好享受漫遊巴黎的樂趣!

從歌劇院附近的飯店往塞納河邊走去,經過許多雅致的商家市集,可愛的店家招牌,蘋果綠與Tiffany藍相間的公共腳踏車,呈現出一種萌味,種種城市景觀,令人目不暇給!在巴黎扮演一個「漫遊者」的確充滿樂趣。

我在羅浮宮花園邊的Café Kitsuné停留歇息,這家店原本是表參道的熱門咖啡館,因為店主一個是日本人、一個是法國人,所以後來也在巴黎展店。咖啡館商標是隻小狐狸,也被做成小餅乾,非常可愛!

沿著塞納河繼續前行,越過藝術橋,那些原本乘載許多戀人的鐵鎖,因為太沉重,被市政府派人拆除清空。如今藝術橋顯得清爽許多,那些鎖著戀人們的承諾重擔,也隨著鎖鏈的斷開,從此得到情感的解脫與輕省。

來到莎士比亞書店,原本金城武坐著拍廣告的地方,現在被一位流浪漢所占據。而書店裡擁擠的書本與腐敗的霉味依舊,只是書店隔壁開了一間咖啡館。
在莎士比亞書店眺望對岸的聖母院大教堂,因為大火而損壞的聖母院建築,正搭起鷹架吊車,努力修復中。一座永恆榮耀的建築,在新世紀竟遭受祝融之災,似乎也預告著巴黎即將來臨的疫情災難?

漫步來到皇家宮殿,庭園廣場上的列柱是藝術家丹尼爾.布倫(Daniel Buren)所設計,高低落差的石柱,猶如棋盤上的棋子,現在想起來,竟讓我腦中浮現影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裡的畫面。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