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世界咖啡冠軍的台灣尋豆記從欠缺風味到媲美精品莊園,如何辦到?

台灣有生產好咖啡?台灣有生產國際水準的咖啡?

當台灣消費者隨手可買到一杯咖啡,且對國外咖啡產區琅琅上口的同時,對於前述這兩個問題,似乎不怎麼有把握。

台灣的咖啡不就只在雲林古坑?台灣咖啡的風味好像比不上這些國外來的豆子?
我們也是在看到兩位咖啡業界世界冠軍的舉動後,而開始有了一連串的提問。

二○一三年北歐盃咖啡烘焙賽冠軍、Fika Fika Cafe創辦人陳志煌,台灣咖啡在他的菜單,已經有五到七年。今年初,他更一舉蒐羅八款台灣品質出色的咖啡豆。

小檔案_世界咖啡烘焙冠軍 陳志煌

2013年北歐盃咖啡烘焙賽冠軍。
大學期間自學咖啡相關知識,而後從玩家變咖啡店老闆。率先以北歐式烘焙在台灣打出知名度。


另一位冠軍,台灣首位世界咖啡大師賽(WBC,World Barista Championship)冠軍、興波咖啡(Simple Kaffa)負責人吳則霖,則在今年特地前往阿里山,跟其他買家競爭搶標咖啡豆。收穫可不少,一共帶回十一支咖啡生豆。

小檔案_世界咖啡大師賽冠軍 吳則霖

台灣首位世界咖啡大師賽(World Barista Championship)冠軍。

大學時開始接觸咖啡,花10年取得世界冠軍。除了鑽研咖啡,更在乎咖啡的生活化。


兩人不約而同在店裡賣起台灣咖啡,價格還不輸國外一級莊園,一杯至少三百元起跳。這樣的舉動究竟是愛台灣與在地化的政治正確?還是這些台灣咖啡已臻水準?

吳則霖表示,過往台灣咖啡的質地差,水果調性很少,喝起來像是過季豆。不過,短短的三、五年間,台灣的精品咖啡豆已是醜小鴨變天鵝。

缺陷味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乾淨、飽滿的風味。在這位世界冠軍眼中,不少台灣精品咖啡已經可以和國際一線咖啡豆分庭抗禮。

獨一無二,是陳志煌用來形容台灣精品咖啡的字眼。他說,除了常有的花香、果香外,還有些台灣咖啡有著大地風味,茶香、甚至是燒稻的草味。

最近,他還在台東長濱找到有著菸草味的咖啡。這些都是台灣獨特的環境與人文所創造出來的。

「台灣人的韌性在咖啡產業表露無遺。」陳志煌舉例,咖啡農們總是用自己的方式克服所難。

百勝村咖啡莊園的海拔條件僅四百至六百公尺,非常不利咖啡種植,他們卻能透過獨特的發酵技術,將自己的咖啡變成精品咖啡;而南投的花音咖啡莊園,則是一位八年級女生回鄉經營,門外漢的她也把莊園經營得有聲有色。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