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人定勝天 檳榔樹下的精品黑金咖啡烘焙冠軍×南投百勝村》

「這是一場人定勝天的台灣奇蹟。」北歐盃烘豆冠軍、Fika Fika Cafe創辦人陳志煌談到台灣精品咖啡時,總會提到這個故事。

他口中的奇蹟,來自南投縣的「百勝村咖啡莊園」。

隨著陳志煌的腳步,開了五小時的車來到南投縣國姓鄉,沿途隨處可見的香蕉、火龍果園,還有爬滿陡峭山坡的檳榔樹,標示著這裡是台灣農業大縣。

迎接我們的是百勝村咖啡莊園總經理蘇春賢、總監蘇晉寬,父子檔兩人不急著說故事,而是端上一杯由蘇晉寬手沖的百勝村蜜處理咖啡(編按:介於日曬和水洗法間,將咖啡果皮、果肉去除後,直接保留果膠並日曬),讓他們自己種、自己發酵、自己烘焙的咖啡來說話。

帶著熱帶水果氣息、風味飽滿,這杯咖啡煞是迷人。事實上,這已具國際精品級水準。

百勝村咖啡莊園的咖啡在二○一五年拿到美國精品咖啡協會杯測八十四.九二的高分(編按:通常八十分以上稱之為精品咖啡),在當年還創下亞洲第二高分的紀錄。

和陳志煌招待國外來訪的咖啡專業人士如出一轍,先奉上百勝村咖啡莊園的咖啡,待品鑑完畢後,再告訴對方,這樣水準的咖啡,來自於海拔僅僅四百到六百公尺的咖啡莊園。

一把布袋開封,
便有股熱帶水果及發酵香氣撲來。
這,就是大自然的魅力⋯⋯

「所有聽到的人,都會大吃一驚。」陳志煌表示。最讓專家跌破眼鏡的是,論海拔,百勝村完全不適合栽種咖啡。即便種下咖啡樹,也無法媲美高海拔、高溫差所種出來的咖啡風味。但,他們竟然做到了。

蘇春賢種植咖啡已有二十年資歷,早期在國姓鄉山坡地上種檳榔樹的他,隨著水土保持意識抬頭,便在惠蓀林場的建議下,開始在檳榔樹下種起咖啡樹。

他很清楚先天環境條件不優,便從栽種時的田間管理與咖啡發酵、烘焙等後製著手。光是咖啡樹的肥料就下了不少苦工。最後,他以日本肥料、雞蛋、奶粉、黃豆製成的豆漿來施肥,讓咖啡樹有足夠養分能成長茁壯。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