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不一樣的白蘇維濃

香氣奔放,清爽多酸,風格直接而明顯,少有橡木桶香氣,使得白蘇維濃(Sauvignon Blanc)成為唯一可以和夏多內比拚的最受歡迎白葡萄。

但淺顯易懂的流行風味卻也有過於簡單直接的風險,太常見的青草以及百香果和芭樂果香也顯得千篇一律,變化不多,不太耐飲。不過,位處寒涼法國中部的松塞爾(Sancerre),卻能以通電般的靈巧酸味和更高雅內斂的白花與礦石系香氣,成為許多酒迷心中最經典的白蘇維濃白酒產地。

但身處松塞爾產區的力弗酒莊(Sébastien Riffault),卻捨此既有經典,用感染貴腐菌的葡萄釀出白蘇維濃最狂野驚奇的風味。即使是剛上市的年份,酒色深如金黃,甚至琥珀色,香氣濃郁奔放,但卻是熟果與香料系的深沉氣息,甚至有蜂蜜與杏桃乾般的甜香,酒體豐潤深厚,掩蓋了靈巧的酸味,卻釀出了白蘇維濃未曾得見的壯闊與雄偉。身為松塞爾的熱愛酒迷,我花了近十年才理解到力弗酒莊如此詭奇酒風背後的深意。

力弗酒莊主塞巴斯提安(Sébastien)是法國的自然派先鋒,但風格卻相異於其他自然流派的樣貌,因為他想復興的是一種已然消失的舊時傳統,用晚採收與部分感染貴腐黴菌的葡萄,增加酒中的狂放香氣和豐盛質地。在現今極為知名的產地,如布根地白酒之王蒙哈榭(Montrachet),或者白梢楠(Chenin Blanc)葡萄的全球最精彩干白酒產區(Savennières),也都曾以晚採且帶些貴腐葡萄所釀成的濃厚風格,建立了產區跨世紀的名聲。但風潮不再,這樣的酒風已不復得見。

但最特別的是,酒莊所產的白酒卻都能保有極佳的均衡感,採用自然動力農法耕作也許是關鍵,即使酸味少一些,葡萄仍能將生命力,延續到釀成的酒中保有自然律動與葡萄園的風土特色。我最偏愛的Skeveldra和Akmèniné都自有與土地相連的風貌,分別代表了松塞爾最經典的打火石與石灰岩葡萄園的兩大經典酒風。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