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第一口葡萄酒的滋味開瓶之前

一六四三年五月三日,荷蘭探金隊長Pieter Boon召喚哆囉滿社的頭目和重要人物聚集在一起,請他們喝西班牙葡萄酒,以拉近關係探詢獲取黃金的消息。在這段三百多年前的《熱蘭遮城日誌》中所記載,台灣東部原住民頭目喝到的西班牙葡萄酒會是什麼樣的味道呢?

荷蘭在十七世紀時是全世界最大的海上強權,阿姆斯特丹也成為全球貿易中心,透過荷屬東印度公司掌控亞洲與歐洲間的海上貿易。西元一六二四年,在台南安平建熱蘭遮城,統治台灣直到一六六二年。在當年的紀錄中,經常可見葡萄酒的蹤影,除了偶爾出現的萊茵河白酒,大多來自法國與西班牙。荷蘭當時是波爾多的最大買家,這些最早出現在台灣島上的葡萄酒會是波爾多嗎?如果是,那極有可能是荷蘭人偏愛的甜白酒而非現在台灣人最常喝的波爾多紅酒。那西班牙葡萄酒呢?這讓我不得不想到Lustau雪莉酒廠的East India Solera加烈甜白酒。

那是一款十七世紀荷蘭東印度公司時期的復刻版雪莉酒。當時的雪莉酒在加烈後通常沒有經過太長的培養就整桶出售給英國和荷蘭商人,船運到各地市場。一些運到亞洲,留在船底沒有被賣掉或喝掉的雪莉酒又被運回歐洲,透過長時間的海運顛簸與繞行非洲南端,航行過印度洋的溫差變化,讓歷經海上旅行的酒變得更柔美可口,以壓艙功能帆船海運培養的East India雪莉酒也跟著流行起來,直到蒸汽船盛行之後才漸消失。

那些最早來台的西班牙葡萄酒會是類似這樣的東印度風味的雪莉酒嗎?對此味道好奇的人,可以試試Lustau的East India Solera,現在在台灣倒是不難買到,為了仿製舊時風味,酒莊特別挑選最熱也最潮濕的酒窖培養這款雪莉酒,以Oloroso勾兌二○%極甜的Pedro Ximenez甜酒,每公升有多達一百三十克的殘糖,但前後耗時十五年木桶培養,喝起來香氣奔放且豐盛多變,雖頗濃縮,卻也自有均衡。難怪哆囉滿社的族人最後會透露黃金的下落。

小辭典》Oloroso

雪莉酒的主要類型之一,在釀成不帶甜味的白酒後,添加白蘭地加烈到17%以上的酒精度,之後再經過氧化式木桶培養而成。酒色常呈褐色,多核桃、咖啡與焦糖等濃香,口感濃厚油潤。常添加Pedro Ximenez混成甜型的Crea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