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追尋十二月節慶的歡樂移動的生活

不知不覺間,十二月又來臨了,二○一七年也即將過去。每年最後一個月,是歐美國家歡慶耶誕節、迎接新年到來的日子。我喜歡大城小鎮處處豎立耶誕樹、張燈結綵的歡樂氣氛。十二月前往歐美城市過耶誕節及跨年,是我近幾年例行的旅程。我十二月的回憶中有著:巴黎香榭麗舍大道耶誕市集(Marché de Noël des Champs-Elysées)的油炸甜點「吉拉棒」(Chi-Chi)和熱紅酒,倫敦Harrods百貨公司血拼耶誕禮物的人潮,柏林購物中心那座厚雪覆蓋下的耶誕老人雕塑,阿姆斯特丹運河上的燈光秀。

今年十二月,我決定前往西班牙,不只為了宗教節慶氛圍、南歐冬天的溫暖陽光,也為了到安達魯西亞(Andalucía)體驗穆斯林和基督文化融合的城市風情。當然,品嘗美酒和美食絕對是我出行的必有項目。

十二月一日午夜,我在桃園機場一航站候機室,享受了現煮的熱騰騰牛肉麵,讓台灣味留存在舌尖的記憶,啟程飛往馬德里。

抵達馬德里機場,我依照酒店的指示,轉了三線地鐵,走出地鐵站口,眼前出現高聳的耶誕樹,耳邊響起熟悉的耶誕音樂,正是我遠道來此追尋的十二月歡樂氛圍。

離家二十四小時,才抵達預訂的酒店,疲憊在所難免,但誰能拒絕馬德里週末的熱情。我放下行李,立即走出旅館。馬德里的冬季晝短夜長,耶誕節日的燈飾閃亮登場,街道上擠滿了人,似乎全馬德里的人都離開了屋子,占滿街頭巷尾。此時猶如台北一○一跨年場面,寸步難行,我被人群推擠,半推半就地進入聖米格爾(San Miguel)市場。

這是一家彙集當地料理和Tapas小吃的餐飲攤市集。我被琳琅滿目的食物所吸引,離開時帶著西班牙的起司拼盤、火腿和莎樂美腸做為馬德里的第一餐。當然,我沒忘記順便帶回一瓶龍達(Ronda)地區的馬拉加紅酒(Malaga Wine),這是我偏愛的西班牙紅酒。旅人入境隨俗,沒有比品嘗當地酒水更能體驗地方風情了。

離開馬德里,開始安達魯西亞地區的行程。第一站是塞維利亞(Seville),目標是塞維利亞主教堂。我特別安排在宗教節日連續假期抵達,跟隨大排長龍的信徒進入教堂,見識穆斯林和哥德式建築融合的奇妙風格。這座十六世紀完工時曾是世界最大教堂,重建於原來大清真寺原址,金碧輝煌的華麗裝飾,炫耀十六世紀海上帝國的貿易中心地位和財富。之後,哥多華(Cordoba)的清真寺大教堂(La Mezquita/Catedral de Cordoba)更是穆斯林和天主教建築風格融合的極致,兩個不同宗教的形象元素混搭並存,是西班牙穆斯林心目中僅次於麥加和耶路撒冷的聖地。另外,行程中的馬拉加(Malaga)、格拉納達(Granada)等地,也不時見到清真寺和天主教堂混搭的大小教堂。

我為了畢卡索到了他出生地的馬拉加,想看看這個孕育大師熱情洋溢的城市,也為了品嘗當地的美食美酒。其實,位於馬拉加以西一百公里的龍達,才是我此行最期待的地方。第一次知道龍達,來自紅酒瓶上的酒標,生平第一口入喉的龍達紅酒,醇厚口感和多變香氣,令我驚豔。多年後,多數遊客嚮往的鬥牛之都、浪漫之城、海明威和崖壁山城等旅遊標籤,才陸續為我所知。

搭二小時火車前往龍達,對我而言,就是為了在產地品嘗龍達紅酒。因為唯有當地氣候和地方的食材料理,才能顯現紅酒特有的風味。

龍達是中世紀穆斯林統治下發展起來的城市,歷史歲月積澱的風霜和多元文化融合的細節,表現在建築、雕塑、繪畫、音樂、飲食、服飾,尤其是當地人的語音、肢體、表情。太陽是最佳的燈光師,龍達的夕陽將灰土色的冷冬塗抹上一層初秋的燦黃,繽紛的光影,恍惚夢境。此時,我也感受到「適合蜜月或私奔的浪漫」。就在我沉醉於如夢情境中,太陽剎那落下山,瞬間彷彿舞台關掉燈光,一下子色彩盡褪,不捨之情油然而生。我目睹繽紛轉瞬變為黑暗,終於感受到浪漫帶來的淒美,最是令人傷感。

當晚,我在住宿酒店附設的米其林推薦餐廳用餐,點了侍酒師推薦的一瓶龍達產區紅酒,搭配炭烤在地蔬菜和起司,以及當地人習慣的偏生三分熟牛排。

午夜,我乾了最後一口龍達紅酒,窗外遠處廣場上的耶誕樹和街燈依然閃爍。我回想這幾天教堂內教徒虔誠的祈禱與耶誕市集的人潮;腦海中不禁浮現台北龍山寺信徒的膜拜和台北迪化街的年貨大街。或許,遠離更能看清楚所處的位置。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