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對於重度咖啡飲者來說,都有自己的最佳去處,但咖啡師自己呢?

在台中,有一間是咖啡師Barista私下愛訪的口袋名單。

先前採訪的Café Shih & The Ark咖啡師施啟祥這樣形容它:「就像到熟識的大哥家喝杯咖啡,尤其是卡布奇諾上層奶泡更帶著Q彈口感,相當特別。」聽完,忍不住想前往一探它的迷人之處。

現年38歲的老闆楊晉棠,也是咖啡同好們口中的「阿斌」

阿斌目前一人經營「沒有名字的咖啡館」,當天登門採訪時,正好遇到其他家咖啡師進來作客。

邀我在吧台前坐下,端上一杯剛沖煮好巴拿馬手沖咖啡,飲著咖啡與聽著充滿磁性嗓音的藍調爵士樂,思緒不自覺也跟樂曲放緩步調。

走在台中公益路的巷弄內,眼前都是一棟棟的住宅公寓,沒有商業店家進駐,而alive尋找的正是一間沒有名字、沒有招牌,外觀看似尋常人家房子的咖啡廳,店名更順其自然取名為「沒有名字的咖啡廳」。

依著Google地圖的導航,我們在一間普通公寓前停下。

往內一瞧裡頭擺放著包浩斯風格的燈具與小植栽點綴著前廊。

沿著白色階梯拾階而上,從歲月斑駁的木製大門流瀉而出Nat King Cole的經典名曲"When I Fall in Love"

更是直接墜入時光隧道,彷彿來到1950年代的老式咖啡廳。

店內空間不大,約有十坪大小,而座位則將一般餐飲座椅換成了,居家沙發、小椅。

總座位也就以二桌,十個座位,有時,還能看見客人自動併桌畫面。

在座位上每個環節,都希望能讓到來的客人,以最放鬆的姿態,享受空間為發想。

在座位上每個環節,都希望能讓到來的客人,以最放鬆的姿態,享受空間為發想。

在座位上每個環節,都希望能讓到來的客人,以最放鬆的姿態,享受空間為發想。

從外頭進到室內,就像是把一些惱人鎖事,自動隔絕開來。

店內的裝潢,大多都是阿斌的收藏品,時間在物件上留下了痕跡。

他說:「我喜歡有感情的東西,它不是商業化的商品。而是老師傅們用心手作的,我覺得這裡面包含了職人精神。」

阿斌認為音樂也是重要的環節之一,因此,在音響附近可以看他的珍藏。從西洋經典樂曲到華語都有。

因為最初就沒有為咖啡廳取名,因此名片上,也以「咖琲」二字來表示。

阿斌收藏的店景一隅。

阿斌收藏的店景一隅。

阿斌收藏的店景一隅。

阿斌收藏的店景一隅。

我們聊起最早學習咖啡的記憶。 「起初認為在咖啡廳打工,可以免費喝咖啡。」阿斌回憶,1996年,年僅17歲的他,從「真鍋咖啡」手沖器具開始學起。

當時連星巴克都還沒進來台灣,咖啡知識相當貧乏的台灣怎麼學習?

阿斌拜託朋友從國外代購教學錄影帶,看影片從中拆解模仿。

或者勤跑台北咖啡廳,邊喝咖啡邊偷師,一步步累積實力。

好事多磨一波三折,阿斌在開設「沒有名字」之前,其實曾有二次失敗的創業經驗。

他說:「那時還年輕心性不定,容易抱怨,找不到自己對咖啡的想法。」

第一次不懂經營學而繳了學費,第二次則是從咖啡轉為花草茶未果,而最終關燈收場。

沉澱後,也悟出一些道理,他說:「最終,客人的感受度才是最重要的。」

咖啡專業固然重要,但體驗是從入店環境、音樂、服務到最後咖啡層層相加的結果,然而擁有好的體驗,才是客人回頭的主因。

「這裡不取名、不掛牌,本來就設定為朋友們的聊天室。」阿斌說

最早還規劃此處為咖啡教學教室,但完全沒想到在開一間咖啡廳。

2015年時,決定開業的原因,是受到一群十分想念他的熟客與朋友請託。

最後選擇在一間民宅落腳,結果在朋友們的口耳相傳下,逐漸吸引人潮。

最後選擇在一間民宅落腳,結果在朋友們的口耳相傳下,逐漸吸引人潮。

最後選擇在一間民宅落腳,結果在朋友們的口耳相傳下,逐漸吸引人潮。

最後選擇在一間民宅落腳,結果在朋友們的口耳相傳下,逐漸吸引人潮。

店內後方黑板提供的菜單,以最基本的咖啡三型態「卡布、拿鐵、手沖」為主要原型。

再搭配七至八種的風味來變換,其中「桂花拿鐵」更是許多女性初學者的最愛。

以台灣常見的桂花釀融入拿鐵,桂花淡雅別緻的芬芳香氣,與咖啡花果香氣恰好合拍,接著,再咬下一口檸檬香氣與酸度十足的「法式檸檬塔」,更是絕配。

如今,在店裡,沒有太多的拘束規範,而是有如拜訪友人住家一樣輕鬆自在。

不少咖啡後進們,都愛上門與他聊咖啡、聊工作、聊家常,而我們在結束採訪,喝下最後一口咖啡,準備臨走前,阿斌也溫暖的回我們一句:「下次有空,再來坐吧。」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沒有名字的咖啡館】 咖啡師們的私宅秘店獨門桂花拿鐵飄香 法式檸檬塔酸甜絕配

對於重度咖啡飲者來說,都有自己的最佳去處,但咖啡師自己呢?在台中,有一間是咖啡師Barista私下愛訪的口袋名單,先前採訪的Café Shih & The Ark咖啡師施啟祥這樣形容它:「就像到熟識的大哥家喝杯咖啡,尤其是卡布奇諾上層奶泡更帶著Q彈口感,相當特別。」聽完,忍不住想前往一探它的迷人之處。

對於重度咖啡飲者來說,都有自己的最佳去處,但咖啡師自己呢?在台中,有一間是咖啡師Barista私下愛訪的口袋名單,先前採訪的Café Shih & The Ark咖啡師施啟祥這樣形容它:「就像到熟識的大哥家喝杯咖啡,尤其是卡布奇諾上層奶泡更帶著Q彈口感,相當特別。」聽完,忍不住想前往一探它的迷人之處。

無名無招牌 隱身公寓的低調咖啡廳
走在台中公益路的巷弄內,眼前都是一棟棟的住宅公寓,沒有商業店家進駐,而alive尋找的正是一間沒有名字、沒有招牌,外觀看似尋常人家房子的咖啡廳,店名更順其自然取名為「沒有名字的咖啡館」。 

依著Google地圖的導航,我們在一間普通公寓前停下,往內一瞧裡頭擺放著包浩斯風格的燈具與小植栽點綴著前廊,沿著白色階梯拾階而上,從歲月斑駁的木製大門流瀉而出Nat King Cole的經典名曲"When I Fall in Love",更是直接墜入時光隧道,彷彿來到1950年代的老式咖啡廳。現年38歲的老闆楊晉棠,也是咖啡同好們口中的「阿斌」,邀我在吧台前坐下,端上一杯剛沖煮好巴拿馬手沖咖啡,飲著咖啡與聽著充滿磁性嗓音的藍調爵士樂,思緒不自覺也跟樂曲放緩步調。 👉看更多懷舊店景

【沒有名字的咖啡館】 咖啡師們的私宅秘店

17歲初學咖啡 從模仿開始
「起初認為在咖啡廳打工,可以免費喝咖啡。」阿斌回憶,1996年,年僅17歲的他,從「真鍋咖啡」的手沖器具開始學起。當時連星巴克都還沒進來台灣,在咖啡知識相當貧乏的台灣怎麼學習?阿斌拜託朋友從國外代購教學錄影帶,看影片從中拆解模仿,或者勤跑台北咖啡廳,邊喝咖啡邊偷師,一步步累積實力。 

【沒有名字的咖啡館】 咖啡師們的私宅秘店

創業滑鐵盧 客人體驗感才是回訪關鍵
好事多磨一波三折,阿斌在開設「沒有名字」之前,其實曾有二次失敗的創業經驗, 他說:「那時還年輕心性不定,容易抱怨,找不到自己對咖啡的想法。」第一次不懂經營學而繳了學費,第二次則是從咖啡轉為花草茶未果,而最終關燈收場。離開沉澱後,也悟出一些道理,他說:「最終,客人的感受度才是最重要的。」咖啡專業固然重要,但體驗是從入店環境、音樂、服務到最後咖啡層層相加的結果,然而擁有好的體驗,才是客人回頭的主因。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