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抵達Cafe Shih & The Ark時,天色垂幕一旁路燈緩緩甦醒,一絲溫暖餘光從落地的玻璃窗滲出,店內客數不多,僅有吧台與面玻璃窗的二組客人,老闆施啟祥則正在吧台區手沖著客人點的單品咖啡。

抵達Cafe Shih & The Arc時,天色垂幕一旁路燈緩緩甦醒,一絲溫暖餘光從落地的玻璃窗滲出,店內客數不多,僅有吧台與面玻璃窗的二組客人,老闆施啟祥則正在吧台區手沖著客人點的單品咖啡。

現年才27歲的他,選擇用創業做為自己的人生起點,回首他的人生歷程,卻曾是大家眼中愛玩的問題孩童,他靦腆地告訴我:「從小到大,我找不到唸書的意義與目標,直到了接觸咖啡,才漸漸找到學習的動力。」

語畢,讓我與眼前給人和善帶點憨直印象的男孩連結不起來,但也因為離開了校園,才讓他有了重新尋找自我的機會。

語畢,讓我與眼前給人和善帶點憨直印象的男孩連結不起來,但也因為離開了校園,才讓他有了重新尋找自我的機會。

選在台中的咖啡一級戰區「西區」中,開創新的咖啡廳,相當需要勇氣,而施啟祥卻說:「選擇在這點開店,看中的是喝咖啡民眾已經相當成熟,但如何讓客人上門,就是老闆的本事了。」

此外,再加上西區的咖啡資源比較多,周遭咖啡店家也很友善,都會互相幫忙介紹客人,最後選在這裡落腳。

為客人們端上咖啡後,我們坐在面對街道的景觀座位上,聊起接觸咖啡的契機點,竟然是從休學開始,施啟祥回憶,大一考上嶺東科技大學後,在學習過程中找不到方向,便決定休學去當兵。

可是在重回學校後,依然找不到唸書之於他真正的目標,家長不願見他只為上課而上課,大二時便要他休學了,選擇提早進入社會。施啟祥說:「思考以自己能力可勝任的工作,卻發現連個專長技藝也沒有。」

當下,他想起之前打工時,曾接觸一台義式咖啡機,對它很感興趣,才開啟了他的咖啡之旅。

施啟祥說:「如果吧台手本身就不喜歡的味道,也無法好好呈現最好的口感給客人。」

因此,Cafe Shih & The Ark的黑板牆上產品中,沒有基本店家常見的美式咖啡,反而是淺焙咖啡類型為主,他笑稱這些產品都很「忠於自我喜好」。

並不是喜好太單一,而是他在第一份工作歐舍咖啡時,卻體驗了許多來自各國莊園的咖啡豆,在客人訂製下,就連耶加雪菲都能喝到二爆深焙後的口感。為他開拓更廣的咖啡接受度。

所以回到義式咖啡機,要做出美式咖啡時還需加水,這樣的做法,他的舌頭味覺就無法接受,他皺眉的說:「這樣就會喝到二個口味,我自己本身就過不去了,何況還要賣給客人。」

因此,他的折衷方式,就是推出「Espresso 1 + 1」,濃縮萃取出來的咖啡,一半讓客人直接Espresso的方式品嚐,另一半則是做成熱卡布奇諾(Cappuccino),多元的喝法與客人產生互動,進而分享更多咖啡事。

喝著他為alive手沖的耶加雪菲莉克單品咖啡,沒有華麗的杯具盛裝,一只玻璃圓杯與軟木塞杯墊端上桌,在舉起咖啡杯時,明顯的咖啡風味伴隨著香氣沁入鼻間,咖啡輕觸口腔時,則有品嚐到帶有花香的莓果酸氣,更暸解他對於風味上的要求。

在台中開店之前,他曾離開台中到新竹的咖啡工作了一陣子,過程中也努力從台北到高雄來回跑店,去暸解大家的作法與思維,進而暸解自己的均值在那。對日後開店有很大的影響。

在台中開店之前,他曾離開台中到新竹的咖啡工作了一陣子,過程中也努力從台北到高雄來回跑店,去暸解大家的作法與思維,進而暸解自己的均值在那。對日後開店有很大的影響。

施啟祥在握咖啡找到了,真正吧台手應有的工作態度,他說:「在握咖啡最特別的就是讓當天當職的吧台手互相『討論』。」

早上與下午的吧台手,每天都要進行開機前的杯測,調整出最好的咖啡沖煮方式,互相討論,做出最適合今天的咖啡風味。這樣的工作模式,也讓他一下成長了許多。

施啟祥認為,真正的吧台手,要有調整能力,從咖啡機、豆子、萃取時間、溫度、手法……等等,都是有關連的,以往在連鎖咖啡廳中,是無法嘗試的。

再來就是甜在心咖啡廳的老闆娘,也在教咖啡課程的過程中,不單只是傳遞知識,而是培養學生「思考」的能力,不死背邏輯,而是真正去暸解每個步驟會產生的咖啡連鎖反應。

也讓施啟祥在可以在思考過後,提出任何疑問或是質疑,與老師們溝通。互相討論激盪出更多的咖啡可能性。他笑說:「在學習咖啡過中可是提出大方質疑,這有一部份可能也是我反骨的個性。」

施啟祥在回顧這段咖啡歷程時,經歷了許多人、事、物,帶給他的不是單純的咖啡知識,而是「人應有的態度」,這樣的觀念衝擊著一個曾經自我膨脹迷失的男孩。

從歐舍的吧台手Barista阿明與阿家,讓他看見真的熱愛咖啡態度是連空閒時,都在自我找資訊學習。

台南甜在心老闆娘,則是教會他如何「思考」,不在只是死背邏輯,而是暸解每個環節為咖啡帶來的變化……等等

另外在馬雅烘焙咖啡的老闆馬修身上學習到「勇敢與實踐」,他曾對施啟祥說:「怕什麼!開就對了。」這樣的無畏精神也無疑推了施啟祥一把。

另外在出發去新竹前,施啟祥都會窩在林青霞咖啡這,他回憶以前只要遇到困難,就會想逃避、責怪旁人環境,而林青霞大姐,則是默默聽他說,並教他學習「自省」。

林青霞大姐一句:「事情可搞砸,但是做人不行。」也點悟了對於「事」的看法與態度。

許多的事物,讓他看見的不在只是咖啡的哲學,而是做人處事的態度,也讓一位沒有目標孩子逐漸蛻變成為找到理想的成熟男性。

如今喝上一杯咖啡,卻也像是喝進了他人生苦中回甘的滋味。

咖啡廳的取名,相當有趣,因為本姓「施」,與咖啡師有異趣同工之妙,店名就稱為「Cafe Shih & The Ark」

而在咖啡施這,沒有華麗的拉花視覺,施啟祥本身也不是專長烘豆,本身沒有參與任何比賽,他表示,希望可以讓咖啡回歸本質,就是味道的表現。

所以他每次去找烘豆師時,總會花上一段時間,待在烘豆師處,和烘豆師討論,每支豆款應該如何沖泡。

回來之後,他每支豆子的沖泡方式都不盡相同,針對每款咖啡豆與客人介紹。

在回顧開店最困難的事,他坦言就是裝潢與風格,在咖啡事上,可以發現他並不擅長視覺,他因此投入了許多心思,最後以溫暖木質與紅磚來打造。

先前曾說以「自我喜好」為主的施啟祥,餐點上的拿鐵,也是選用淺培豆來沖泡。

先前曾說以「自我喜好」為主的施啟祥,餐點上的拿鐵,也是選用淺培豆來沖泡。

耶加雪菲莉克單品咖啡,沒有華麗的杯具盛裝,一只玻璃圓杯與軟木塞杯墊端上桌,在舉起咖啡杯時,明顯的咖啡風味伴隨著香氣沁入鼻間,咖啡輕觸口腔時,則有品嚐到帶有花香的莓果酸氣。

耶加雪菲莉克單品咖啡,沒有華麗的杯具盛裝,一只玻璃圓杯與軟木塞杯墊端上桌,在舉起咖啡杯時,明顯的咖啡風味伴隨著香氣沁入鼻間,咖啡輕觸口腔時,則有品嚐到帶有花香的莓果酸氣。

下次一人前往時,不妨可以坐在面對街道的個人位,品嘗手中的暖心咖啡,一面觀看外界外景。

店內的小角落,也能自行成為一幅風景。

因為沒有太多的餐點,他最後與擅長甜點的親姐姐合作,由姐姐製作甜點,他負責做好咖啡風味。

比較特別是施啟祥有一款黑糖粉粿拿鐵,約四成牛奶搭配二成濃縮咖啡與四成粉粿組成的飲品,甜甜軟Q的口感,也著實讓人驚豔。

比較特別是施啟祥有一款黑糖粉粿拿鐵,約四成牛奶搭配二成濃縮咖啡與四成粉粿組成的飲品,甜甜軟Q的口感,也著實讓人驚豔。

如果是專業級咖啡玩家,不妨來店點「suit」,內容由espresso+小卡布奇諾+單品組成,是施啟祥為喜好咖啡的同好設計,一次品嘗到咖啡的基礎三形態。 圖片來源:Cafe Shih & The Ark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Café Shih & The Ark】休學中啟航人生的台中咖啡施 曾經的問題兒童,休學青年在咖啡香裡找到自在之所。

抵達Café Shih & The Ark時,天色垂幕一旁路燈緩緩甦醒,一絲溫暖餘光從落地的玻璃窗滲出,店內客數不多,僅有吧台與面玻璃窗的二組客人,老闆施啟祥則正在吧台區手沖著客人點的單品咖啡。現年才27歲的他,選擇用創業做為自己的人生起點……

抵達台中市西區上的精忠路Café Shih & The Ark時,天色垂幕一旁路燈緩緩甦醒,一絲溫暖餘光從落地的玻璃窗滲出,店內客數不多,僅有吧台與面玻璃窗的二組客人,老闆施啟祥則正在吧台區手沖著客人點的單品咖啡。現年才27歲的他,選擇用創業做為自己的人生起點,回首他的人生歷程,卻曾是大家眼中愛玩的問題孩童,他靦腆地告訴我:「從小到大,我找不到唸書的意義與目標,直到了接觸咖啡,才漸漸找到學習的動力。」語畢,讓我與眼前給人和善帶點憨直印象的男孩連結不起來,但也因為離開了校園,才讓他有了重新尋找自我的機會。


學校問題兒童重啟學習之旅
為客人們端上咖啡後,我們坐在面對街道的景觀座位上,聊起接觸咖啡的契機點,竟然是從休學開始,施啟祥回憶,大一考上嶺東科技大學後,在學習過程中找不到方向,便決定休學去當兵,可是在重回學校後,依然找不到唸書之於他真正的目標,家長不願見他只為上課而上課,大二時便要他休學了,選擇提早進入社會。施啟祥說:「思考以自己能力可勝任的工作,卻發現連個專長技藝也沒有。」當下,他想起之前打工時,曾接觸一台義式咖啡機,對它很感興趣,才開啟了他的咖啡之旅。 

【Café Shih & The Ark】休學中啟航人生的台中咖啡施

己所不欲物施於人
施啟祥說:「如果吧台手本身就不喜歡的味道,也無法好好呈現最好的口感給客人。」因此,Café Shih & The Ark的黑板牆上產品中,沒有基本店家常見的美式咖啡,反而是淺焙咖啡類型為主,他笑稱這些產品都很「忠於自我喜好」。並不是喜好太單一,而是他在第一份工作歐舍咖啡時,卻體驗了許多來自各國莊園的咖啡豆,在客人訂製下,就連耶加雪菲都能喝到二爆深焙後的口感。為他開拓更廣的咖啡接受度,所以回到義式咖啡機,要做出美式咖啡時還需加水,這樣的做法,他的舌頭味覺就無法接受,他皺眉的說:「這樣就會喝到二個口味,我自己本身就過不去了,何況還要賣給客人。」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