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波爾多紅酒的精華區上梅多克,有最多的釀酒名村和名莊,是一個經常釀成脆爽紅酒的產區。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脆脆的葡萄酒

越來越常在葡萄酒試飲報告中讀到酒評家用脆爽來形容葡萄酒,但液體飲料如何是脆的呢?法文「Croquant」是用來形容有如咬一口青蘋果那樣的脆爽咬感,現在卻常用來形容紅葡萄酒的質地,特別是年輕、帶澀味的紅酒,英國酒評家也使用類似的「Crunchy」一詞來形容這樣的紅酒。與其對返的,是甜熟圓潤的豐滿質地。更具體的說,這好比是有彈牙咬感的義大利麵和我們中部質地軟爛、幾乎糊成一團的大麵羹之間的質地差異。

越來越常在葡萄酒試飲報告中讀到酒評家用脆爽來形容葡萄酒,但液體飲料如何是脆的呢?法文「Croquant」是用來形容有如咬一口青蘋果那樣的脆爽咬感,現在卻常用來形容紅葡萄酒的質地,特別是年輕、帶澀味的紅酒,英國酒評家也使用類似的「Crunchy」一詞來形容這樣的紅酒。與其對返的,是甜熟圓潤的豐滿質地。更具體的說,這好比是有彈牙咬感的義大利麵和我們中部質地軟爛、幾乎糊成一團的大麵羹之間的質地差異。

這樣的形容詞也用在紅酒果香的形容上,脆爽的水果香代表的是新鮮乾淨,有點熟卻又還沒有全熟的水果清香,用來與甜熟濃郁的熟果香氣作區別。而這正透露了葡萄酒的脆爽咬感跟葡萄果實的熟度有著直接的關聯。帶有脆爽質地的紅酒若不是採用較早採收的葡萄釀造,就是產自海拔更高的山區或緯度更高的冷涼氣候區。其實,在一九九○年前,波爾多左岸的上梅多克(Haut-Médoc)就是一個經常釀成脆爽紅酒的產區,但現在或因為氣候變遷,或因為等葡萄更熟才採收,酒的脆度已經不如以往,除非是在比較冷涼的年份,如二○一二年或二○一三年。

較不熟的葡萄糖分較少,會釀成酒精度低一些的輕巧酒體;配上較多酸味與更結實有彈性的單寧質地,酒體顯得苗條高瘦,敏捷有活力,品嘗時會感覺到味蕾特別清醒有勁。更重要的,耐久潛力也較高,經十年或數十年的瓶中培養後,還常能保有新鮮與均衡。

吃烏魚子時,老式一點的,會配上一片生的白蘿蔔,新式的吃法則是配上生蘋果片;都是用脆爽的咬感質地來解黏膩與厚重的完美示範;其實,和高酸味與堅挺的澀味所撐起的紅酒脆爽口感有著一樣的味覺功能。但是,只有紅酒可以是脆的嗎?當然不是,白酒也可以很脆,只是白酒的脆源自於酸味,是一種像水晶玻璃般透明,閃著亮光,更薄、更易碎的脆,這另有專用的詞 「Crispy 」,但那已經是另一個故事了。

小辭典》上梅多克

波爾多紅酒的精華區,有最多的釀酒名村和名莊,葡萄園多位在吉隆特河左岸的礫石圓丘上,因鄰近大西洋與大河,有波爾多最溫暖的氣候,得以釀造以晚熟葡萄卡本內—蘇維濃為主調配成的頂級紅酒,酒風堅實均衡,相當耐久,也最為優雅。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