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郵輪可以是任何人的迪士尼樂園,替遊客設計了完整的行程,無論是海上或陸上,每天從早到晚,排滿了各種活動。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郵輪上漂流的心情

我喜歡旅行,卻怨恨整理行李、搬遷旅館。日本漫畫哆啦A夢的任意門,一打開門就到了目的地,令人羨慕。郵輪旅行就是我的任意門,一覺醒來,就到了旅遊目的地。 郵輪登船日的場面,十分壯觀。三、四千人在碼頭排隊依序登船。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城市、國家、種族、宗教、行業、男女老少的遊客,人人大箱小包,南腔北調,穿著更是各異,猶如正在排隊登上諾亞方舟的長列。
我喜歡旅行,卻怨恨整理行李、搬遷旅館。日本漫畫哆啦A夢的任意門,一打開門就到了目的地,令人羨慕。郵輪旅行就是我的任意門,一覺醒來,就到了旅遊目的地。 郵輪登船日的場面,十分壯觀。三、四千人在碼頭排隊依序登船。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城市、國家、種族、宗教、行業、男女老少的遊客,人人大箱小包,南腔北調,穿著更是各異,猶如正在排隊登上諾亞方舟的長列。 郵輪可以是任何人的迪士尼樂園。無論年齡、性別、職業、教育等均能找到自己的樂趣。郵輪替遊客設計了完整的行程,無論是海上或陸上,每天從早到晚,排滿各種活動,從晨間早操到午夜化妝舞會,有靜態的賓果、讀書會、品酒、藝術鑑賞,也有動態的泳池活動、籃球賽、卡拉OK或是舞蹈競技。可容納千人的大劇場,每天晚上演出不同型態的精彩節目;還有專為特定群體安排的活動,像是:兒童遊戲節目、青少年社交活動、老年人養生保健、單身客派對、同性戀聚會。無論男女老少都不愁找不到滿意的項目,甚至有人恨不得可以分身體驗更多的活動。 船上提供的一切,都值得仔細享受;但更吸引我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每個人都有一段精彩故事。郵輪是一個暫時組成的小社會,在有限的時段內,從數百人到數千人,在共同的時空環境下,以郵輪行程為中心的社會。船上的生活,空閒時間很長。每天從甲板上看日出開始,泳池、餐廳、圖書館劇場、岸上行程……,直到午夜的酒吧,只要你願意,不乏有和世界各地遊客交流的機會。 我在鐵板燒餐廳和一對墨西哥夫妻比鄰而坐。他們只講我不懂的西班牙語,在九十分鐘的用餐時間,靠著簡單的英文單字,彼此交換岸上活動的心得。他們包了直升機俯瞰火山囗,這是他們慶祝結婚三十週年的願望。隔天早晨,不期再次相遇,進而相互介紹家鄉的風土民情,不只引起他們來台灣放天燈的興趣,也燃起我赴墨西哥參加嘉年華會的熱情 。 一天早晨,在頂層甲板等待日出,碰到帶著孩子的中年鰥夫,他是二度重搭相同行程的郵輪,這行程是他當年的蜜月之旅。他帶著孩子來重溫往日時光。 船上服務人員也各有故事:印尼籍的鐵板燒師傅,滿臉笑容,幽默風趣,熟練的耍弄料理刀,搞笑製造氣氛,全程笑聲、掌聲不斷。隔晨,在自助餐廳的煎蛋區,他一改前晚的嬉戲表情,一本正經的詢問客人對如何煮蛋的需求。法國餐廳的菲律賓籍女服務員,專業的介紹主廚設計的菜單,對葡萄酒單的推介,尤其令人佩服。一個中午,在泳池旁的烤肉吧碰到,她已從法式傳統餐廳的優雅,轉身變為忙碌自助餐的三頭六臂服務員。船上的服務員,來自世界各地,為了不同的原因上船工作:有人為了探索世界,有人為了養家活囗,有人為了逃避陸地上的不愉快……他們多數在陸地上從事各種不同的工作,上船後如同川劇變臉般,扮演不同的角色。 郵輪上有專業的攝影服務。我喜歡看張貼出來供當事人挑選購買的照片,每張照片主人翁的表情、姿態,似乎都有一段精彩故事。當我瀏覽時,不禁想到,帶著孩子重遊的中年鰥夫,不知上次是否也拍了度蜜月的合照,此時重返舊地又是何種心情。 每天晚上,服務大廳會張貼第二天停靠港口的資訊。我會在就寢前,仔細研究每一個停靠地點的訊息,懷著影片《星際爭霸戰》(Star Trek)漂流在浩瀚航向未來的心情,在無限想像中睡去。我喜歡一覺醒來,船停靠在一個從未來過的港口,有著隨波逐流、不確定性的浪漫。郵輪停泊的港口,通常是遊客的首次經驗,站在甲板上,眺望緩緩接近的目的港口,懷著好奇的期待;郵輪離岸時,望著陸地漸漸消失,捨不了依依之情。 離船前一晚,船艙房門外的走道上放滿行李,等待服務員隔天搬運上岸。當晚,我在酒吧打烊前,喝完最後一杯馬丁尼,在泛黃燈光下,行經擺放待運行李的走道,有著翻閱褪色老照片的眷戀。離船當天早上,我望著逐漸靠近的碼頭,沒有靠岸的期盼,卻有離船的不捨。每次登船離岸,離船靠岸,情緒的起伏波動,都是人生難得的體驗。 我想要此生中,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來一次環球郵輪的漂流之旅。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