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潘結昌辦公室的小櫃子充滿隱藏版酒款,都是他不斷嘗試的實驗品。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他釀出世界唯一的荔枝桶威士忌熱血廠長帶領國營老酒廠,拿下全球大獎

如果威士忌世界有聯合國,台灣一定是常任理事國。無論是消費量或飲酒素質,領頭羊的地位,無庸置疑。全球威士忌玩家每年引領期盼的「麥芽狂人競賽」(MMA)日前公布,除了宜蘭的金車噶瑪蘭威士忌再度蟬聯世界冠軍,這份榜單中,有另一間本土酒廠異軍突起。「果香在口腔大爆發,優秀的木質香,溫和的煙燻味,重雪莉及東方調性,辛香的丁香、肉桂和乾果。厚重酒體飽滿口感,尾韻悠長。」來自台灣中部的南投酒廠,評審們給予「日常飲用酒」等級的最高分讚賞。

如果威士忌世界有聯合國,台灣一定是常任理事國。無論是消費量或飲酒素質,領頭羊的地位,無庸置疑。全球威士忌玩家每年引領期盼的「麥芽狂人競賽」(MMA)日前公布,除了宜蘭的金車噶瑪蘭威士忌再度蟬聯世界冠軍,這份榜單中,有另一間本土酒廠異軍突起。「果香在口腔大爆發,優秀的木質香,溫和的煙燻味,重雪莉及東方調性,辛香的丁香、肉桂和乾果。厚重酒體飽滿口感,尾韻悠長。」來自台灣中部的南投酒廠,評審們給予「日常飲用酒」等級的最高分讚賞。

這間本來奉命蓋來解決水果過剩的酒廠,早期釀的都是香甜水果酒,二○○八年後才開始自釀威士忌,沒有國外顧問指導、沒有砸鉅資擴充設備,東拼西湊成的廠房,如今成為一支不容小覷的生力軍。其中幕後推手,是位很不一般的公務員,南投酒廠廠長潘結昌。

亞熱帶式的奔放香氣

「來,我們先喝一下比較有Feel,到我這裡的客人都有一輪標準的Set,八支!」看似溫和公務員的潘結昌,一開口就豪氣干雲,這一輪從最基本的調和麥芽威士忌,一路嘗到二○一五年暴紅、市面早已斷貨的荔枝風味桶威士忌、芭樂白蘭地,廠長辦公室瞬間變身品酒室。

潘結昌一路都待在公賣局體系,紹興酒十年、清酒五年,關於威士忌,他是三年前接手後才開始碰。「來這廠以前,我喝過的單一麥芽不到三支。」但當他到任半年多,「我知道這間廠的未來會是威士忌。」於是他開始每天試自家的酒,一週下來品飲超過三十支,「當我了解自家的,出去喝到別人的,我就有足夠自信絕對不輸。」潘結昌說。

和金車一開始就以國際規格建廠的氣魄不同,南投酒廠當初投入威士忌是不得已。二○○八年金融海嘯,蘇格蘭威士忌飆漲,一向從國外進口威士忌來調和的南投酒廠面臨斷貨危機,只好自己想辦法蒸餾原酒,從各廠徵調來蒸餾器,四支大小、款式不同的「雜牌軍」,反而意外創造出酒體的層次。但當時主要還是用在調和,產品價位落在三、五百元之譜。官營色彩的大廠底厚,走低價策略也沒啥不妥,但是潘結昌卻不這麼認為。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