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法蘭克‧蓋瑞(Frank O. Gehry)在西班牙畢爾包的建築作品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強震之後

我對建築一竅不通,所以只要看到蓋得不規則、而且歪七扭八的建物,我不好說難看,只好說我看不懂,也就是「莫名其妙」。法蘭克‧蓋瑞(Frank O. Gehry)的作品就是其中一種。他

我對建築一竅不通,所以只要看到蓋得不規則、而且歪七扭八的建物,我不好說難看,只好說我看不懂,也就是「莫名其妙」。法蘭克‧蓋瑞(Frank O. Gehry)的作品就是其中一種。他利用大量不鏽鋼板當材料,製作出不少有名的建物。像是西班牙畢爾包的古根漢美術館,我覺得與四周其他建物完全不搭。還有迪士尼音樂廳、巴塞隆納奧林匹克港口的金色的魚,或布拉格的會跳舞的房子,在我眼裡都覺得怪怪的。


建築主要的功能是要用裡面的空間,如果外面蓋得像是被壓過的樣子,裡面的空間一定就不好應用。這是不是失去了建築的主要目的?

當然這是很主觀的問題,每一個人都會有不同的看法。尤其是學建築的看法一定會與我不同。即使北京的大褲叉,也都有人說它蓋得真特別。

在西雅圖參觀過微軟的創辦人之一的保羅‧艾倫出資蓋的實驗音樂博物館時,發現這也是法蘭克‧蓋瑞所設計的。進去沒半個鐘頭就出來了,因為真看不出個所以然。投資這麼多錢蓋一個有關音樂的展覽館,裡面大半的東西及資料,在網上都可以找得到。外觀呢?我特別搭電梯上旁邊的西雅圖塔看看。結果發現,它像是小孩玩完了的一堆彩色黏土捏在一起的樣子。下來以後,陶媽問我怎麼樣?我只好說:「我看不懂。」

陶媽建議還是到海邊的派克市場(Pike Place Market)去看賣魚吧!我覺得也好,肚子也有點餓了。那裡有很多好吃的海鮮,可以叫盤炒螃蟹,再來一打生蠔,把我剛才花在參觀那個奇怪的博物館的錢攤平一些。走著走著,發現計程車居然停在像壓壞了的博物館下。陶媽說:這篇可以叫作「強震之後」。

陶爸說:其實很多藝術我都看不懂,就連巴塞隆納的高第的作品,我也覺得大半好像是小朋友的作品,你當然可以說他頗具童趣,但那也就是「幼稚」的意思。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