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做菜要有酒要有朋友空間設計師的廚藝時光

從小生長在大家庭,常在灶爐旁幫忙。東京求學時,曾在法式餐廳打工,雖然只是當大廚助手,也算結下澔岳設計負責人陳岳夫與料理的因緣。
從小生長在大家庭,常在灶爐旁幫忙。東京求學時,曾在法式餐廳打工,雖然只是當大廚助手,也算結下澔岳設計負責人陳岳夫與料理的因緣。

有了因緣,還要推波助瀾,枝芽方會破土而出。一九九六年隻身前往日本福島縣郡山市工作,正式開啟了陳岳夫的料理生活。有時一天預做好一個禮拜份的咖哩飯,儲放在冰箱內,對異地工作的獨身漢,正是快速、方便又美味的男子漢料理。

回台後,陳岳夫一樣從事設計工作,但這時料理已從溫飽的例行公事,進階成滿足口腹之欲、兼具自我實踐的居家樂事。「設計師和企業管理階層的成就感不大一樣,一個設計案的時間約莫是半年(起跳),時間久了,目標的輪廓也模糊了。」但做菜可就不同了。

「做菜就像勞作,和跑馬拉松頗有幾分神似之處。我很希望有件事是短時間內可以完成(而且有成就感)的,當朋友來家裡做客,我做菜,讓大家吃得開心,一個目標達成了。在過程中味覺、視覺、聽覺,都做到了。這個Process是輕鬆開心的、不需要有負擔,又可以享受的一件事。」

但你以為做菜之於Off,只是一個自我實踐的過程?其實也不盡然。之於陳岳夫的「Off料理」,並非例行公事,可能朋友好久沒見,也有點年紀了,跟朋友見面,是應該趕快做的事,不管熟或不熟。「唯有你Off、朋友也Off的時間,大家才能好好坐下來,吃頓飯,很輕鬆的聊天,酒喝完了?那喝茶吧!可能再做第二輪的菜,就這樣一直到凌晨。」某一回,一群出版社的朋友到家中坐客,陳岳夫端出拿手咖哩飯待客,將洋蔥大火快炒,炒上半個多小時,待洋蔥軟化,溢出焦糖的香氣和甜味,加入咖哩後,少了刺鼻,卻多了鮮甜,好像長年經營的友誼,少了摩擦,卻多了知心與相惜。

到陳岳夫家中用餐,還有個「六% Above」的不成文規定:每個來訪的朋友,隨手帶上一瓶濃度在六%以上的酒水,做飯前便小酌一番,待興致開了,飯菜準備好,熱騰騰的香氣四溢上桌,感情暖了,心也自然鬆了。

「做菜必須在心情愉快下進行,不然只是應付一種氣氛,或單純想吃飽,做的東西也不好吃。做菜必須在有目的、開心的情況下,就像今天你們來,認識了新朋友,(經過料理、拉近了距離),那食物才好吃。」陳岳夫如是說。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