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亞得里亞東,海的狂歡宴

「這裡和台灣,莫非有什麼血緣上的聯繫?」上月一趟克羅埃西亞與蒙特內哥羅旅行,來到某港畔小餐館,一道當地常見的Riblja juha魚湯熱呼呼送上,我不禁有點無厘頭的萌生這樣的疑惑。清澈湯裡漂著多量碎魚肉,鮮爽海味透出些許蒜香,舌齒間還可察覺混雜其間略帶咬感的米粒……嘖,簡直就是咱台南虱目魚粥的亞得里亞海版本嘛!

「這裡和台灣,莫非有什麼血緣上的聯繫?」上月一趟克羅埃西亞與蒙特內哥羅旅行,來到某港畔小餐館,一道當地常見的Riblja juha魚湯熱呼呼送上,我不禁有點無厘頭的萌生這樣的疑惑。清澈湯裡漂著多量碎魚肉,鮮爽海味透出些許蒜香,舌齒間還可察覺混雜其間略帶咬感的米粒……嘖,簡直就是咱台南虱目魚粥的亞得里亞海版本嘛!

這趟,因所造訪非為眾所熟悉之地,歸來後朋友們紛紛以懷疑語氣問我:「都吃了些什麼?吃得好嗎?」吃得可過癮了!由於全沿海線走,海鮮無比精彩:Scampi長臂蝦、生蠔、貽貝、章魚、墨魚、各種魚類貝類……,不僅品質絕佳,價格更常是意料之外的廉宜,許多過往在其他地中海熱門觀光區域總忐忑不敢放膽亂點的品項,在此盡可以一大盤一大砵放懷盡情享用,宛若海鮮的狂歡宴,爽快無比。

做法則極樸素簡約,行前讀資料,都說此區濱海料理深受義大利影響,但海鮮烹調則更單純直率,不是烤就是燙或煮、醃、炸,且佐料運用極簡:鹽、胡椒之外,一點蒜、一點白酒、檸檬、番茄,香料則至多點上一些綠色香草料而已。幾乎都是一整隻連殼帶螯完整上桌,逼得人非得棄刀扔叉挽袖赤手上陣對付不可。最有趣是,往北朝內陸開車不過一兩小時,菜式卻丕變,海鮮消失了,全換為肉類,做法調味也變得繁複厚重,差距之大令人咋舌。

所以,並非當地和台灣有任何連結,而是各種環境人文條件的相似:豐沛海洋資源、明媚天氣、加之複雜歷史所造就的簡樸生活和飲食個性。讓我餐桌上老是不知不覺便開始想家,不只魚湯,道道吃著都彷彿回到咱台灣市井海鮮攤,直截酣暢不虛華不矯飾,原汁原味本貌本色相見,好生共鳴親切。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