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排隊長達一年的季野手工茶超限量》一個脾氣,他用科學做出失傳烏龍

聽說,詩人季野親手焙製的茶有種魔力,一喝就讓人「跑不掉!」最著名的例子,是詩人書畫家侯吉諒,幾乎非季野製的茶不喝,其間曾經因為季野八年不做茶,侯吉諒硬是八年不喝其他茶!

季野製的茶,真如此勾人?懷著好奇,我先試著探詢,結果令人驚訝,季野的手工茶很稀少,一年製茶量五百斤是極限,往往還沒開始製作就已經被預購一空,台北知名的清香齋舉行茶會,向季野訂茶,結果這一等將近一年時間,一般茶行根本不見季野茶蹤跡,有錢也買不到。

於是,只有直奔台中季野家找茶去。

這一天,季野首先拿出去年冬天的「紅水烏龍」。這是他在民國七十三年,有鑑於傳統的凍頂烏龍「幾乎消失殆盡」,特別約請凍頂茶農陳明東,由對茶有深入研究的吳振鐸博士指導,製作出一批傳統烏龍,之後季野再焙火精緻,做成有傳統烏龍特有「甘、香、醇、厚、順」滋味的「紅水烏龍」。

蜷曲像半個小球的紅水烏龍茶葉,粒粒扎實油亮,有的還連著結實褐黃枝梗,感覺很有勁道。開湯後,湯色先從金黃逐漸轉變為略帶紅光的橙金黃色,茶特有的澀香包藏在汩汩湧現的甘醇湯汁裡,喝起來口感厚實,香味很溫暖,喝著喝著,我突然想起,小時候父親用他結實大手牽著我的小手,緩緩去散步的感覺。

感性談茶,理性製茶

關於季野做茶的源起,理由很「文人」。大約二十年前,有一回他在路邊喝了一杯好茶,「甘、香、醇、厚味都有!」之後他有機會到坪林試喝包種茶,喝了三十幾種,卻都無味,感慨之下,興起自己做茶的念頭。

感性的季野,有個理性的老師——建立台灣茶評選標準制度化的吳振鐸茶博士,吳振鐸以科學研究的態度研究茶。譬如採摘時的何種因素,影響茶的發酵;茶的含水量處理過程細微變化,如何影響茶的澀度,這些都是很科學與邏輯的學問。

「感性要有理性支撐;最理性的事,需要感性呈現。」季野抓住機會就拚命向吳振鐸學習,有回過年,他放棄和家人團聚,和吳振鐸泡茶長談一夜「那真是懷念的一整夜!」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