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驚豔布拉諾

2007/05/17

LINE分享 FB分享

四月的威尼斯已有點熱,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把每一條小巷、每一條運河都塞滿了!整個水城就像個超大型嘉年華會,熱鬧的有點離譜,我們這種年紀,最怕的就是離譜。

第二天,乘船前往聞名已久、離威尼斯約一小時航程的布拉諾(Burano)島一遊,吹著海風、看著海鳥,一小時很快就過去了,等到感覺其他乘客開始騷動起來時,才知已抵達這個以色彩聞名的小島了。

船漸漸接近碼頭,顏色也漸漸豔麗起來,當年漁民出海打魚,回航時,希望一眼就看清楚自己家在哪裡,老婆們就無所不用其極的,用不同的油漆塗牆。且一家比一家塗得豔、塗得亮、又與眾不同,生怕老公回來走錯門。

下船後,二老有掉到水彩盒子裡的感覺。什麼東西對我們都是新鮮的、特別的,看到什麼都照,如果你看過以前的七彩電影,就曉得我在說什麼了!因為它美得有點夢幻,有點不真實。

布拉諾人和義大利人一樣,有午睡習慣,小巷中靜得很,我們二老穿梭其中,「喀嚓」不停,看到曬的衣物照;門口的掃把照;窗台上的花照;連偶爾伸出頭的老太太也不饒過,也許他們常看到像我們這麼興奮的人,對我們見怪不怪,還微笑招呼,就差點沒請我們到家裡坐。

在小島待到傍晚,才依依不捨乘船離開,在船上,我們倆異口同聲說:「明天再來!」

陶爸說:布拉諾」原以蕾絲著名,可能是當年男人出海打魚,女人在家蕾絲補貼點家用,如今近海沒魚可捕,蕾絲也由機器代勞。但我看到好多夫婦,男的刷油漆、女的整理花台,即使房子不大,也要弄得清爽乾淨,絕不讓自己成為老鼠屎。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