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餐桌邊的魔術師國賓川菜廳‧陳碧蘭

認識台北市「國賓飯店」川菜廳經理陳碧蘭一、兩個月以來,有三件事我從來沒看過發生在她身上。

一是沒看過她坐下。即使午休時間和同事對訂席菜單,陳碧蘭也是蹬著高跟鞋站,彎腰討論。眼睛同時盯三份預約報表,手捏行動電話,後腦杓留心背後的室內電話,隨時準備接客戶電話,隨時準備接應來自廚房、訂席組內線撥進來的突發狀況。我難得抓到她零碎的十分鐘、二十分鐘採訪她,她不是站著,就是在行進中,也沒好好坐下來過。

二是沒看過她發脾氣,甚至說話大聲也沒有過。她一天站十一、二個小時,處理的訂單成塔,走路速度很快,但說話語氣像剛做完SPA出來。熟客稱讚她親切。不是殷勤熱情的那種,給你像陽光般大量能量型的;而是輕輕柔柔的,語氣和煦舒坦。連對拖著椅子發出噪音的外場同仁也一樣,「弟弟啊,你不覺得那聲音不好聽嗎?」仍是輕輕柔柔的講。

三是沒說過「不行、不能、沒辦法」。去年底某天,我明明聽到同仁向她報告當晚客滿,六點多一通電話撥進來,「今天晚上嗎?好。」她這麼回答,我差點沒跌倒,「晚一點點,七點半,我幫你想辦法安排。」是位週來四次的熟客。她甚至沒透露一點客滿的訊息,不帶一點邀功的味道。

她,是一位從來不說不的經理。顧客要外燴、抓周、甚至按摩,她使命必達。她是餐廳裡的魔術師。

一樣去年底,熟客打來請她安排隔兩天的一場外燴,但電話裡說,他正要搭飛機去日本,回來的那一天就要請客。我從回話裡聽不出陳碧蘭有腎上腺素大量分泌的感覺,她只堅定的回答一個好字。一掛上電話,便是馬不停蹄的安排,從門口盆花到桌上的沙拉、牛排。

牛排?我有沒有聽錯?她帶的不是川菜廳的團隊嗎?

這就是她神奇的地方。她伸手往同飯店其他餐廳一抓,在口水雞、乾煸四季豆等川味小菜後,外燴宴客比較受歡迎的牛排,和樣式排盤比較大方的沙拉等,就這樣順理成章的被安排成套,不必另外請人統籌不同菜式,主人有面子、有裡子。 來國賓飯店用餐但無住宿的日本客,想要體驗台灣的按摩。桌邊才說完,我還在納悶在餐廳裡怎麼按摩,難道真要給她一間客房不成?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