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_C291786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澎湃!男人探見野茶味

最身體力行「我不在咖啡館,就在往咖啡館的路上」這句的知名上海攝影家、作家張耀,近來竟無可救藥的愛上了茶,還不是普通的茶,是雲南古樹茶。受到感動,他勇闖雲南山顛,拍下了連吉普車也差點進不去的深山裡,養在深閨的參天古樹,寫成新書《山外有山》。影像、故事震撼;而他親自參與製作的雲南古樹青茶,也為喜歡老普洱的台灣,帶來了新鮮的刺激。

他有個習慣,節氣「穀雨」前(四月十九到廿一日間)會到杭州龍井小住,嘗當季新茶。茶他是懂的,但過去熱愛程度畢竟不及咖啡。

四扇老門領他進了古樹茶的世界。原來一直在研究徽州生活文化的張耀,獲邀到隔三條巷子的鄰居家,看看四扇老門骨董。鄰居夫婦手邊擱著的,就是雲南古樹茶。他一喝,就被迷住了。

什麼是古樹茶?那是一種生長在雲南深山裡,百年以前栽種但幾已無人管理,在野山裡拔地長成三層樓高的喬木茶樹。攀上十公尺高峰,採摘下製成的茶,力道很強。「澎湃!」張耀用他慣有的,俐落但意境綿長的用字來形容它。

我是不太受茶人所述什麼「茶氣」很強、就趕緊點頭稱是,證明自己感受力很強的人。但半信半疑的試了,的確,和以往的品茶經驗差別很大。

古樹茶做成如大家熟悉、普洱茶一般的餅狀,不過完全是新作的青茶。白毫很明顯,整張茶餅看起來白棕交錯。特點是葉片超大,注水之後更是張揚成皮革狀的質感,又厚又大的,不像台灣烏龍的纖細。

聞起來,和雲南普遍的茶品類似,有股梅子味,也有人覺得是松樹味,這還不特別。一入口,有一股很難形容得恰當的青草味,真的與眾不同。它很青蔥,但又不是嗆,也不是我們平常喝到走水不利(萎凋時間太短)的包種茶,那種菁臭味。草的氣味通到鼻腔裡,比清香更濃些,但又非塞把剛割下的草到你嘴裡那種刺鼻。張耀形容,那是一棵棵獨立在蒼茫大地上的古樹,所帶來原野的氣息,最為貼切。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