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4711火車站

科隆火車站一出站就是大教堂,這是一座興建自十三世紀,花了六百年才蓋好的教堂。我第一次來這裡,已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當時第一印象是:「它怎麼黑黑的啊?」後來才知道是二次大戰轟炸的結果。修繕工作主要是將黑色部分一點一點清除掉。隔了四十多年再去,這個工作仍在進行中。戰爭真的是人類歷史上永遠的痛。

歐洲大多數的火車站都盡量維持原來的風貌,對於愛照相的人來說,是極容易取景的地方。把陶媽安頓在科隆火車站內的咖啡店後,我拿著相機在月台上找景。抬頭看到雨篷上4711的廣告,勾起了我的回憶。小時候,有人從德國來拜訪父親,都會帶瓶4711的古龍水。打開來一聞,「這什麼怪味兒啦?」簡直不能理解有人會喜歡這種味道。長大了以後,才知道這就是成熟男人的味道。上大學時,常常偷抹一點在身上,希望有人會欣賞,最後只征服了一個人。

不知是誰把科隆水(Kolnisch Wasser)改成了很男性的名稱「古龍水」?翻得真好,完全表現出男人就是想成為一尾活龍的需求。古龍水是十八世紀時由義大利人帶到德國的。當時歐洲籠罩在黑死病的陰影下,大家怕染病不願下水洗澡。寧可拚命搽香水掩蓋體臭。多數香水都使用麝香、肉桂及檀香等氣味濃厚的香料,只有古龍水是用橙橘及清新花香,所以頗受王公貴族的喜好。據說拿破崙一天就要用上一瓶。到現在4711仍是科隆最受歡迎的土產。雖然它的味道仍是那麼特別,但是聞久了,也就習慣啦!

陶爸說:問陶媽要不要買兩瓶古龍水帶回去。她說不喜歡那個味道,我搽了會讓人覺得攻擊力太強。我心裡的旁白是:「現在我還有什麼攻擊力?快連抵抗力都沒有啦!」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