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尋回上海的味覺拼圖

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中國上海,這個歷經時代更迭、外來文化融合洗禮的城市,可謂五味雜陳、臥虎藏龍。香港文化人、作家歐陽應霽跟著地道的上海人,鑽進巷弄小館、晃入時髦舊洋房,找消逝中的老味道,也尋嶄新的味覺刺激,全寫在《味道上海》。光看就吊人胃口的菜名,輔以他娓娓道來卻不囉嗦的選店描繪,讓人恨不得馬上就飛到上海,吃個幾天幾夜不停歇。(文‧徐銘志)

做為在香港土生土長的為食小朋友,我的第一碗「上海麵」當然不是在上海吃的。

香港九龍彌敦道上曾經有過一家上海菜館「五芳齋」,自小帶我到那裡的我的外公外婆聊勝於無的緬懷再嚐他們年輕時候在上海生活的老好味道。記憶中大菜不常吃,吃的都是午後傍晚的點心如窩貼、麵條、酒釀丸子等等,當中有一碗酸辣麵最得我心。跟一般有肉有筍絲木耳絲蛋絲成羹狀並加有大量胡椒粉和醋的酸辣湯沒有任何關係,倒像一碗上湯裡加了醋和辣油撒上蔥花少許雪菜的紅湯掛麵,只此一家,日後在哪裡都沒法吃到。

此外常吃的就是有肉絲和大白菜和醬油一同煮就的「上海湯麵」或炒好的「上海粗炒」,吃得青菜煨麵和嫩雞煨麵已是後來的事。所以憑直覺,自知自小吃到的「上海麵」應該都不太正宗,那就更對能在上海吃到真正的上海麵很有期待。

終於遲遲在千禧年後才第一次到上海,第一趟入住的洋房小旅館竟就在外祖父母當年居住在法租界的同一街區。第一碗吃到的麵是旅館管家上海阿姨做的家常不過的蔥油開洋拌麵,之後因工作關係頻密來往之後,德興館、老半齋、滄浪亭、夏麵館、吳越人家都一一吃過,而阿娘麵、蘭桂坊、杏花樓、老地方、味香齋等都聞名未見面。當然在上海吃麵多了,也慢慢得知哪些是蘇幫麵食,哪些是杭幫系統以至揚州派別至少要求一一都湯寬料足,麵夠筋道。麵痴如我一於氣定神閒的把陽春麵、蔥油開洋拌麵、鹹菜肉絲麵、刀魚麵、三蝦麵、黃魚麵、麻醬麵、涼麵,一碗又一碗的吃過來吃下去。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