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樓上看書,樓下看報

我喜歡陽台,即使是住在市中心,但還是喜歡坐在陽台上的感覺。可惜我家是一棟有幾十年歷史的房子,當年父親蓋時,只求屋內實用、面積大就好了,所以沒蓋陽台。我那時年紀小,別說陽台了,父親問我臥室內要不要洗手間,我都不要。結婚以後,老婆上個洗手間還要穿戴整齊才能開門,此時才覺得挺不方便的。

父母親過世後,我們搬到他們的臥室,才開始有專用的洗澡間。陽台則是老看到電影裡,洋人在陽台上吃早餐、看報紙,覺得挺享受的。偷得浮生半日閒,能夠在陽台上坐坐,種種花什麼的,那有多好!只可惜陽台不比屋頂加蓋容易,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怎麼才能有個陽台享受享受。最後想到一個妙法,就是把屋子的牆打掉一面,臥室切一塊當陽台。我寧可臥室小點,也想享受陽台的樂趣。只可惜老婆反對,她還說了狠話「你想把臥房切一塊當陽台是吧?可以啊!那你就住在陽台上好啦!」

直到前兩年,才想出在車庫上曬衣服的地方重新利用。跟老婆商量,現在衣服大半都用烘乾機烘,不用再曬了,那塊小地方就給我當陽台吧!老婆可能心想,我已想了幾十年了,何況又不是要養小三,就沒再堅持啦!所以我總算有了一個陽台。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從有了陽台以後,大部分的使用權仍是老婆的。她每天早晚都在陽台上種花、修花、澆花,我反而都在室內透過玻璃窗看外面的陽台。老婆問,你要了一輩子的陽台,為什麼有了以後,都沒在陽台上看報紙、吃早飯?我說「大概是因為我屬狗吧!天生只適合住在籠子裡。」

陶爸說:在義大利的路卡,看到一戶人家,樓上的人,在不到半坪的陽台上,曬著太陽看著書;樓下的人,則在正下方看著報紙。各有各的一片天,還真是怡然自得。樓上的陽台大概就是我當年想要的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