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璜(Juan)是我在卡巴多奇亞認識的朋友,因為同車而聊了起來。他是厄瓜多爾裔的美國人,住在佛羅里達,看起來是個樂觀而隨時帶著笑容的中年人,且相當健談,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起先大家在交換一些旅行的經驗心得,中午用餐時,大家的交談開始深入一些。他由厄瓜多爾移民美國,經營建築業,生意可以說一帆風順,誰知道二○○八年因為雷曼兄弟突然倒閉所引起的全球經濟風暴,第一個受到影響的就是房地產業。

璜的事業一夕間化作泡沫,最後他不但沒了事業、工作、朋友,最後連老婆及孩子都沒了。那段日子,他幾乎無時無刻希望自己能早點結束生命。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參加了一個為期三天的靈修活動。三天中,不吃不喝,不言不語,不睡覺,只打坐靜思,最後他終於想通了一件事,生命苦短,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與其天天為過去的事情遺憾,何不打起精神,好好享受剩下的有限生命?他只要打工賺足夠溫飽的錢以後,還有剩,他就開始到處旅行,而且是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方式。以前吃最好的,住最好的,現在則是以最節省的方式去看最多的事物,去認識一些新的朋友,他覺得這樣子才是最快樂的。

我們是搭飛機來的,他則是乘巴士來的,我們早上乘熱氣球看巨石,他則是自己一個人去爬巨石,而且他跟我們說「他的預算不夠像我們一樣的這個樣子玩,因為他要省一點,才可以去看更多的地方。」分手時,我們互道珍重,也希望在不同的地方能夠再次相遇,不管是在土耳其,或是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

陶爸說:旅行多年,常常在旅途中會與一些人簡短交會,雖然可能只交談過幾句話,或者是一個友善的笑容都會讓我感到獲益良多。這可能是我為什麼喜歡旅行的原因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