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小心眼的水塔旅店

小心眼的水塔旅店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小心眼的水塔旅店

住在百年建築裡並不新鮮,住在百年水塔中倒是前所未有的體驗。聽起來有點濕漉漉的詭異感,但實際上卻意外舒適,處處是風格獨具的驚喜。

那次到德國科隆,是為了今年剛剛過世的法國設計大姐大安德莉.普特曼(Andrée Putman)而去。作品風格多變而難以界定的她,曾到香港為設計營商周作公開演講,其在紐約的旅店作品The Morgans Hotel,讓她有了「設計旅店始祖」的美譽。但引發我好奇的,卻是她早期如何將一幢西元一八六八至一八七二年間歐洲最大、且最早被列入保護建築的水塔,變身成旅店Hotel im Wasserturm的故事。

光想像將一座高三十五.五米、直徑三十四米高塔,重塑成讓人入住的美麗居所,這機運就足以讓每個設計工作者想入非非、羨慕不已。而普特曼的功力自然不會白白浪費這樣先天優良的建築,不僅讓它原本粗獷的外表在保留原味之餘更增添優雅,旅店中許多帶女性「小心眼」特質的細節都令人難忘。

例如,她在房間圓形窗前的半圓形小書桌中央,又開了一個圓,表面上以時尚的皮面覆蓋,掀開起來便是一個小型貯物空間,還附了方便女性化妝的鏡子,讓材質普通的家具,也如珠寶首飾盒般慎重,美觀與實用兼具。房間浴室的鏡子可以隨意摺合打開,具有活潑的空間運用彈性。而浴室裡小巧的洗臉盆,深度卻相當足夠,即使水量再大水花也從不四濺出來,保持空間乾爽。洗臉盆的外形又與水塔外觀相呼應,既美觀又獨到。

這也提醒了我,雖然普特曼的風格不容易捉摸,但半圓形的設計一直都是她常用的細節,可見她在接手這間水塔旅店時,有多如魚得水。慢步盤點,Hotel im Wasserturm的門鎖位置、梳化椅、門廊等等皆是個性獨特的圓形線條,但又看不出是刻意經營,就如它們本來應該就是那樣般自然而富有生命力。而即使是一個小小的房間鑰匙,也做成了銅製圓形水塔的樣貌,述說著旅店的歷史風光。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