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平易近人的奢華旅店

雖說旅店如家是我的生活狀態,倒不是真的希望入住的旅館和家宅一樣,畢竟人們仍有暫時脫離日常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渴望,而旅店的存在,就是為了提供一個滿足奢華幻想的地方。真正理想的旅店,是個比現實中的家還要儀態萬千、楚楚動人,但又可以自自然然的,讓你像如處自家般輕鬆溫馨。是情人而非家人的關係。

雖說旅店如家是我的生活狀態,倒不是真的希望入住的旅館和家宅一樣,畢竟人們仍有暫時脫離日常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渴望,而旅店的存在,就是為了提供一個滿足奢華幻想的地方。真正理想的旅店,是個比現實中的家還要儀態萬千、楚楚動人,但又可以自自然然的,讓你像如處自家般輕鬆溫馨。是情人而非家人的關係。

美國中西部的Public Chicago,便是這樣的一個對象。九月到芝加哥才開半天會,我卻足足在這個城市住上了六個晚上,而其中有一半的時光,我便留在這個旅店的懷抱中,拋下惱人俗務享受初秋的溫存。

Public Chicago是精品旅店始祖伊恩.施拉格(Ian Schrager)的得意作品,然而,他這次並未和老戰友菲利普.史塔克(Philippe Starck)聯手,而選擇來自加拿大、設計擅游走於現代時尚和典雅端莊間的喬治.雅佈(George Yabu)與格里恩.普歇爾伯格(Glenn Pushelberg),和Gebellini設計公司合作。但似乎施拉格和史塔克已培養出多年默契、耳濡目染,Public Chicago裡仍能看見許多史塔克揮之不去的影子,例如我房間內大量白色窗簾元素,又如那些材料普通卻設計得質感出眾的家具。

施拉格最喜愛將特殊老建築翻新成新式旅店,也通常都位處城市的心臟地帶,Public Chicago前身便是一九二六年的芝加哥地標建築,位於精華的黃金海岸(Gold Coast)地區,臨近熱鬧的密西根大道(Michigan Avenue)和林肯公園(Lincoln Park)。但最棒的是,由於運用了一些靈活的節省方式,旅店的房價並非高不可攀。

對施拉格而言,奢華並非取決於你需要掏出多少錢去購買,而是一種體驗。甚至為了符合Public Chicago的public精神,施拉格決定將這個體驗交由公眾去決定和經歷;他將曾是芝加哥名流聚會經典地點的旅店餐廳「Pump Room」,進行網路重新命名的投票活動,即便網民仍決定保留原名不動,卻也因此拉近了奢華旅店與普羅大眾間的距離。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