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無法擺脫人間的仙境

打造一個能與自然景色相融,又不失創意驚喜的度假旅店,考驗著設計師的人文精神與美學功力。多一分便搶戲,少一分則又顯不出奢華,弄得巧是極簡,但見不到想法就是無聊。

看似單純的線條,卻是千思萬慮後的心血。因為與日月潭相對,涵碧樓的水池設計成了旅店最不可失分的重點,想必凱瑞.希爾(Kerry Hill)費盡了不少心思。

從A棟客房往下看,可以看見如梯田般、有著高低差的兩潭長型水池,一池如雨中山嵐般湮綠的生態池,蓄養著分布精巧的水生植物,偶有金、紅色鯉魚浮現,便拖曳出活潑生趣的線條。

而另一池則是擁有無邊際效果的室外溫水游泳池,水的表面剛剛好漫過邊框,均勻溢流,可以想見當時施工的困難與分毫不差,而更因為使用了特殊的放射性釉面瓷磚,池水不是刺眼的人工淺藍,碧綠的顏色像是日月潭潭水的延伸,如鏡面般反射天光時又與天空貼合。

由旅館室內走入泳池區的路線也別具深意,必須往下先通過一個灰石砌成的階梯,兩旁是宇宙般深鬱的牆面,形成晦暗不明的半封閉空間,抬頭才是一線浮雲游走的藍色天空,讓陽光無法長驅直入,令人先沉澱走進如古宮殿般朦朦朧朧的神秘境界,或如進入慢速的時光隧道般,九十度轉彎後,才豁然開朗,無論心情或眼界都為那寬敞泳池一亮。設計師藉由空間的迂迴與光線變化,玩轉著遊人感受,使人不知不覺中受引導進入放鬆度假的狀態。

我總選擇無人的清晨時分到此游泳,想一人獨享這無邊無際的寧靜。若晚了,泳客和住客們會嘰嘰喳喳的湧到池畔,多數人都禁不住在拍照、驚嘆,而有些人就是無法和自然和平共處,就是要乘機扯開嗓門考驗人體廣播的極限,有意無意間便畫破了那湖天一色的美景,也可惜了服務人員們台灣式的溫柔軟語。

這也是許多現代旅店常見的無奈,再好的環境和設計,因為以服務為本,總無法非要人沉澱心靈不可,或控制旅客素質。但也相信有許多住客,是因為感染了涵碧樓的獨特氣質,而安靜下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