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湄公河渡輪

曼谷一年四季都熱,只要一出門,一股熱氣迎面而來,但是待在旅館裡就都沒問題,在房間裡,躺在床上,吹著冷氣,看著電視,要不然就在游泳池旁,喝著冷飲,看著清涼美女,一樣消暑。

可是陶爸硬是躺不住,到國外旅行不想睡覺不回房,游泳池更是幾乎沒用過。我就是喜歡滿街跑。有一次在曼谷,回台的班機是下午的,我覺得上午還可以出門跑一跑。陶媽說: 「要去自己去!我要在房裡懶一下。」

於是我只好自己出門逛逛,看看能不能再多照幾張相片。高架捷運站就在門口,一面是朝市區,一面是朝河邊。我決定朝河邊方向搭車,結果搭了兩站就看到鐵軌沒了,顯然已到底站,只有下車了。車站有個碼頭,剛好有渡輪,好像是沿河往上游去的。搭上去後沒坐一會兒,就看到一位先生拿著個像鉛筆盒的東西,一邊走,一邊搖。聽那聲音,盒子應該是用金屬做成的,裡面應該是有些硬幣。他走到我面前,只見他看著我,我想他應該是賣票的。問他多少錢,他說五十分。我掏了一張一元的鈔票給他。他打開盒子,先從一小卷像印花一樣的東西,撕了一張給我。然後再從盒子裡找出零錢給我。然後繼續搖著盒子離去。

這盒子還真是個多功能的工具。裡面不但放了船票,零錢,還可以搖出聲音,提醒大家搭船要買票。河面不很乾淨,漂了一大堆東西。沒什麼好看。到了一個像是皇宮的站,下了船。在附近繞了一圈,看起來好像皇宮並不是那麼好進去的,於是只好摸摸鼻子,又坐三輪車回旅館。

陶爸說:回到房間,陶媽還在賴床,問我都看到什麼新鮮玩意兒?我跟她說我看到泰國人搭船是怎麼賣票的,她只回我一句: 「神經病!」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