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慕尼黑新市政廳前廣場少女的塑像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慕尼黑的茱麗葉

近午時刻,慕尼黑的新市政廳前面的廣場擠滿了遊客,每個都是人手一機,為了等待鐘樓上的小人在十二點準時出來繞一圈。其實陶爸以前看過一次,整點了,樂聲大作,幾個小木頭人從鐘樓裡繞出來敲敲鐘。沒什麼特別的。但是觀光客難得來一趟,總是要照相、錄影,回家後向家人朋友炫耀一下。 二老在旁邊的市場裡,一直找以前吃過的水煮豬腳攤,可惜沒找到。

記得有一年,我們在那裡買了一個水煮及一個火烤的豬腳,再叫了兩大杯啤酒。居然都吃光、喝完了!陶媽說那是她吃過最好吃的德國豬腳,尤其是水煮的!我想可能是生啤有加乘效果。也可能是坐在樹下的板凳上,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照到豬腳上,看起來確實是比餐廳燭光映照的要可口多啦! 豬腳沒找到,居然在舊市政廳的旁邊,看到了一尊少女的塑像。

不知道是誰?走進一看,只見她滿臉愁容,而且右胸已被人摸得亮亮的。這景象我在維洛納茱麗葉的家中曾看過。當時每個人都是摸著茱麗葉的胸部照相。實在是有點過分!茱麗葉已夠可憐啦!你們還要摸她雕像的胸部,是什麼變態心理啊?不過陶爸也不是聖人,不能免俗地也摸著她那可憐的胸部,請陶媽幫我照了張相片留念。後來問別人,才知道摸她的胸部會讓自己的愛情順利,也就坦然了! 上網查了以後,才知道原來慕尼黑與維洛納是姐妹城。當年簽約時,維洛納就送了這尊雕像給慕尼黑做為紀念品。

誰知道大家又把在維洛納的壞習慣帶到了此地。雕像下坐著兩個禿頭的男人,不知道在談什麼,一直不走,害我照不到茱麗葉的獨照。只好把他們兩個也照到裡頭去啦!看他們二人的頭頂比茱麗葉的胸部還亮。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被人摸亮的? 陶爸說:如果我是維洛納市長的話,簽約時就送個羅密歐的雕像給慕尼黑市,看你們大家要摸哪裡?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