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聆聽安靜下來的聲音—娜塢悟吉納(Naau Eucna)刷上澄淨的音色

16歲時,與國中好友合組Am樂團並擔任吉他手/中低合音,娜塢悟吉納(Naau Eucna)用清新脫俗的木吉他與溫暖的嗓音訴說家族記憶,也在寫歌的過程學習族語。

抱著一把木吉他緩緩漫步、輕輕彈唱,娜塢悟吉納(Naau Eucna)的聲音彷彿在虛空中盤旋的鷹,溫柔而穩健地喚起內心最溫暖的回憶。她說:「吉他手保卜建議我,不用管別人有多忙,如果整場演出樂器編制都很滿,忽然出現一個安靜下來的聲音,大家才會被這個與眾不同的感覺吸引、專注聆聽。」而這恰好也契合她曖曖內含光的性格。

娜塢悟吉納Naau Eucna

嘉義阿里山鄒族,與國中同學合組Am樂團,任吉他手與中低合音。2017年發行Am樂團第一張全創作專輯《故鄉》,2021年憑個人之姿榮獲「臺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原住民族語組參獎,同年榮獲「Taiwan PASIWALI Festival 原住民族國際音樂節」PASIWALI創作獎。


動人的聲音不一定得複雜

娜塢悟吉納的吉他是在教會學會的,國中住宿時,山上的同學都愛唱歌,於是她負責彈吉他為大夥兒伴奏,即使只會彈最基本的Am和弦,熱愛音樂的少女們還是配合著胡謅亂唱,玩得不亦樂乎。

老師聽說了這群愛在宿舍歌唱的學生,便邀請她們上臺表演,團名就直接叫「Am樂團」。娜塢說:「我從以前就是這樣,就算在臺上也是站在後面伴奏,沒有麥克風那種。」或許是對自己的中音不太有自信,她直到升大學才開始嘗試當主音。

排灣族歌手戴曉君擴展她對歌聲的想像,娜塢說:「讀大學時,有次她到我們部落唱歌,我一聽震撼不已,整個人起雞皮疙瘩。」更令人驚喜的是,戴曉君唱的是自己的族語創作,她雖然聽不懂卻依然接收到共鳴,整個人感動得無以名狀,心底也升起一股清晰的聲音:「我也想寫族語歌,好像可以試試看。」

聆聽安靜下來的聲音—娜塢悟吉納(Naau Eucna)

娜塢不斷透過比賽驗證自己對音樂創作的堅持,並從中獲得力量與收穫。

從日記展開族語歌曲創作

她在阿里山鄉山美村長大,鄰近達娜伊谷自然生態公園,是這樣純樸的環境養成她最直接也最簡單的創作方式。「剛開始寫歌時,我就喜歡套入中文歌曲做發想,有些是套入鄒族的古謠旋律,再延伸出自己的版本。」娜塢較少從耆老口中聽來古謠,多是來自跟老師、同學們一起學鄒族樂舞。

她習慣從日記整理靈感,創作習慣是先有詞才有曲,完成詞後接著拿出吉他彈奏,在撩撥和弦與隨興哼唱間摸索需要的情緒。族語歌則從22歲起步創作,她笑說,爸爸從前是警察,從小不太敢跟爸爸講話,直到開始寫族語歌,退休後當上族語教師的父親便成為她的強力後盾,也增加不少父女對話的機會。

返鄉沉澱出更好的自己

在姊姊的鼓勵下,娜塢於2019、2021年一共參加兩次PASIWALI創作營,她的第一首族語歌也完成於此,同時愈來愈認識自己的聲音與能量,也讓過去嘗盡落敗滋味的音樂之路開始逆轉勝。

如今她維持一個月至少一首歌的創作頻率,內容大多談自己、家人和部落。去年受疫情影響失去許多表演機會,娜塢於是回家住了四個多月,在低潮中寫出〈Smopcuku 跌倒〉。「在外面感覺好像自己一無所有,其實屬於我們的東西都還在,山一直都在,星星也一直陪伴著你。」

她再也不是那個習慣比賽被刷掉、唱歌只有合音的角色,她唱自己用鄒族語寫的歌,彈鄒族古謠發展而來的曲子,是這樣簡單的輕快或柔慢,爆發出巨大的能量。

聆聽安靜下來的聲音—娜塢悟吉納(Naau Eucna)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97期
※想了解更多原住民族的自然智慧,歡迎按讚追蹤「Ho Hai Yan 台灣原Young」粉絲團IG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