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城市裡的水療森林GARY的一千零一夜

這近一年時間,我幾乎把香港想要去的住所度假(Staycation)都去遍了,光是近期最受歡迎的香港瑰麗酒店(Rosewood Hotels & Resorts)就去了四次。住旅店的癮頭只能在香港發洩了。

剛剛開幕的旅店固然新鮮燙手,熟悉的老住處其實也值得反覆回味,有一些地方即便十年不變,每次入住仍如初次見面般令人驚豔,發自內心感到舒適。

最好的例子,就是君悅酒店的靜水沁園水療中心了(Plateau Spa at Grand Hyatt),過去我曾因自家裝修,躲在這一個多星期,半工作半享受假期,後來索性不接客戶電話。

趁著各旅店大推超值優惠之際,這次我終於狠下心訂了它最大、最好的套房。價格並不比過去正常時期的普通房間貴多少,不但Spa服務八折折扣,三餐還可以不必額外加價,在提供精緻美食的Grand Club解決。在這最壞的時機,有了最好的交易,何樂不為。

在香港,要找一個可以同時觀賞到維多利亞港兩岸的房間,雖代價昂貴,卻並非十分困難。但若是要找一個有同樣美景、可呼吸到新鮮空氣的陽台,那便是鳳毛麟角了。

也因此,這次在水療中心入住的房間實在太珍貴了,不僅有超過一百八十度的寬廣落地窗景,還有一個延伸海港出海口風光、且完全不侷促的戶外陽台空間。瞬間,一年來的烏煙瘴氣霧散雲消,是近期在香港最幸福的時刻。無論時局如何晦暗,這個城市還是很美,令人心醉神迷。

喜愛運用自然元素的大師級室內設計師約翰.摩爾福(John Morford),曾低調的在香港居住多年,非常擅長東西方文化的融合和轉化,靜水沁園是他第一個水療中心作品。

在接手設計案前,他曾直言自己從來不去Spa,且最討厭按摩和花時間保養。但即便如此,他卻自信滿滿的說,會做出完美的水療中心。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