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旅行的高度

關於旅行,大家最在意的「高度」,通常是擔心目的地的海拔可能引發高山症。不過這些年我在旅程中,倒是觀察到一些另類有趣的高度問題。

二○一七年夏,結束義大利遊輪行程後,我從威尼斯轉往斯洛維尼亞和克羅埃西亞,繼續十八天的旅行。前兩晚住在布雷德湖區,接著南下克羅埃西亞。依行程換了三、四家旅館,我意外發現幾乎每晚在浴室裡,我都有搆不著牆上或門後掛鉤的困擾……為什麼要把掛鉤釘在這麼高的地方?

幾十年來旅遊世界各地都沒碰過這問題,因此我努力觀察,這才注意到當地人個子都非常高,在好幾個景點和船夫、店員合照,相片中的自己簡直像個哈比人。

這兩個國家的人的確很高,但在世界排名上還不及荷蘭等國,我到西歐旅行時卻沒留下這樣的印象。或許身高外還有施工習慣的關係?不過,在這類地方遊玩時,倒是常聽到同行男士們笑談小便斗過高的不便。

對我來說,比較常造成困擾的是,日本旅館過低的桌椅和洗面台,尤其是老溫泉旅館通常更低。但有次造訪北海道名宿「坐忘林」,卻史無前例在日本碰到了桌子太高的問題。

腳一放進房內榻榻米區的下掘式桌,發現桌子超級高,像幼稚園小孩用大人桌,讓我整晚為這房內唯一又不好用的寫字桌感到彆扭。

坐忘林的設計師中山真琴明明是北海道人,我也只能猜想如此設計的理由,或許因為旅館的老闆是英國人?

幾年前在斯里蘭卡,還真因高度問題碰上麻煩。行程中有兩晚住宿坦加勒的安縵維拉酒店(Amanwella),這是個一如所有安縵的優雅度假村:海景別墅寬敞豪華、室內空間舒適大器,還有個擁有整片觀海落地玻璃窗的馬桶區。

這個窗景無敵的馬桶,沒想到是我成年後第一次坐上去會兩腳懸空的超高馬桶,我這才明白原來雙腳懸空會如廁困難!煎熬兩日,上網拜大神了解讓生活順暢的姿勢原理後,從此我前往大人國遊歷時的行李箱,再也少不了一張輕便摺疊凳。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