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自我追尋生活中真實的自己阿努.卡力亭.沙力朋安

屬於部落的孩子,為了生活、夢想在鋼筋水泥的城市裡打拚,對故鄉的思念塞進了心底的最角落,阿努用歌曲提醒我們,永遠保持最真誠、最真實的自己。

來自花蓮縣豐濱鄉港口部落的阿努.卡力亭.沙力朋安,國中剛畢業就離開部落北上求學,放假的時候就去工作賺學費、生活費,每天的生活不是念書、就是工作。學校畢業之後,也就順理成章地在北部就業,從事燈光音響的技術工作,展開早出晚歸的生活。長期在都市生活、工作,使他漸漸遠離故鄉,連記憶中部落海風的味道都淡掉了。

自我追尋生活中真實的自己

都市叢林中迷失自我

燈光技術員的工作很辛苦,必須要在活動開始前就去場地將燈光音響架好,活動中要隨時候場,應付突發的狀況,活動結束後又要將各項器具拆下裝箱後才能離開,每天的工時都很長,幾乎是團隊中最早到又最晚走的人。這樣的日子過了將近十年,阿努表示,那十年間幾乎沒什麼休閒娛樂可言,每天起床了就去上班,下班了就睡覺,日復一日、週而復始,沒有時間讓他做自己的事、也沒有時間思考,他開始對這樣的生活感到煩躁。

終於有一天,阿努覺得日子不能再如此漫無目的地虛耗下去,儘管他還不確定回到部落要做什麼,但他心一橫就把工作辭了。2005年左右,他終於回到闊別十年的故鄉。回到部落後,他將自己歸零、重新出發,開始接觸藝術創作,摸索下一步路要如何走,最後選定音樂創作,因為他覺得阿美族的音樂豐富,若沒人做很可惜。

三十多歲的阿努,此時才學著彈吉他,並開始哼哼唱唱,譜曲、作詞,成為音樂創作人。《mangota’ to kiso 你混濁了》這首歌就是他反思自己在外求學工作十年的經歷後,所寫的歌曲。

Cepo' 混濁了

詞:Puton 陳精志、Arik 張金蘭曲:Wang Jung-jei 王俊傑

pawpaw saan ko dodang I riyad
飄蕩在無邊無際的筏啊
away ko patosokan
找不到可以停靠的岸
yu siya siya tamokis to lafi y
白色的浪潮不斷拍打在更深的夜裡
mikihatiya ko falocoh a malarom
心底被翻攪地既絕望又酸楚
mi nanay ko patosokan
到底哪裡才是可以停靠的岸
samata sa maaraw ko tokos panong nong sato kami
凝神遠望岸頭就在不遠處
pakicang yu sanay i cepo' no taladaw
筏上的槳努力朝向cepo'那一方
i cepo' a miporang ko toas
芝舞蘭社cepo'聚落逐漸成型
tatoasan no pangcah
她是孕育pangcah 的母親
o maoripay ko taladaw ato riyad
倚靠著大海與溪流
pa howaran tosaka orip
延續了生命的動脈
i cepo' a matwlwk sarikec no fi nawlan
架構cepo'聚落的組織與規範
kaka I mahali kakawasan no toas
萬事萬物美好源頭
rayray taha anini
從過去相承到現在
soeda ko talaraw ko papina lakowit sa to lotok
某一群人溯溪而上越過山頭
sasowang no lotok dahalay ko lakelaw
在群山環繞中發現了寬廣平原
makahi lihok lihok sato sera
一處又一處落腳在這片土地上
pamatang to liwmah
開墾著良田
o tangasian no cepo' ci Kafohok
芝舞蘭社cepo'的英雄卡夫侯可
sapa howad ni Mayaw.epin
是馬躍俄賓的驕傲
matekep no cingping to kapah si no cepo'
芝舞蘭社cepo'的青年被擊潰後
pakasi timol amis ko liwasan
族人向南往北四處離散
tomesek taha anini
異地生根直到如今


在混濁中仍要認清自己

《Cepo’ 混濁了》這張專輯可以說是現在的阿努對那段時間的自己說:「你混濁了。」歌詞充滿了自我反省及對改變的期許。阿努說,長期在漢人社會生活,身邊圍繞的也多是漢人,他發現自己竟慢慢的被同化、被影響,不知不覺間隱藏自己原住民族的身分,努力使自己跟旁邊的人看起來「一模一樣」。但卻發現,愈是隱藏,自己就愈不快樂、愈不自信。到後來,自己努力想要假裝的那個人,並不是真的自己;所以最後,他回復了自己的阿美族族名,重新定位自己、找回自我認同,是他自信上升的開始。
阿努特別想把最後一段歌詞分享給原住民族的年輕人,他認為就算周圍的環境是複雜、混濁不清的,我們也要認識自己、知道自己要走的路是什麼,不要忘了自己的根

他也鼓勵部落的青年人要勇於有自己的想法,他覺得傳統是養分,當我們汲取了傳統的養分後,要勇於開創新局。以他的音樂來說,就融合了阿美族傳統音調、西洋樂器、現代音樂表現手法而創造出的自我風格。他說傳統很好,但要繼續在傳統中創新,百年後,現在的創新就是那時的傳統了。

自我追尋生活中真實的自己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71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