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最富之國中的異想旅店GARY的一千零一夜

在世界最富有國家的首都卡達杜哈(Doha, Qatar),似乎做什麼事都可以大手大腳,不必顧慮太多預算。越是天馬行空、越是花錢如水,才襯得上那滿街動輒數十萬美金的豪華超跑,和猶如科幻電影中一幢比一幢奇異的高樓大廈。

如要選個西方設計師和這個城市相配,我絕對會投馬賽爾.萬德斯(Marcel Wanders)一票,他那充滿魔幻魅力、大膽玩弄浮誇的設計性格,在中東應該是如魚得水,可以大展身手。

雖然萬德斯戲劇化的強烈風格不見得是我那杯茶,但每次入住他設計的旅館中,仍感覺如走進愛麗絲夢遊仙境故事中,驚呼連連,也會像個興奮的影迷般拍照。因為實在太多顛覆視覺想像的地方,相當有趣。這次到位在西灣潟湖區的杜哈蒙德里安旅店(Hotel Mondrian Doha)也不例外。

到達卡達時是一月份,天氣其實二十多度挺涼爽,與夏日五十多度的熾熱高溫完全不同。

戶外有許多趁著「涼意」出遊的人們,和必須拚搏奔忙才能勉強生存的其他大城市景觀不太一樣,這裡顯得悠閒而愜意,似乎一切都可以慢慢來,除了呼嘯而過的跑車。

旅館比起四周的摩天大樓矮小,卻相當吸睛,有如童話中的國王王冠,頂部是一圈扭曲的線條,中間突起的高樓燈光配置如一顆顆大鑽,現代玻璃帷幕上又融入中東傳統建築體。說不上喜不喜歡,總覺得有些詭異,細看材料也粗糙了點。於是,我把希望寄託在室內設計上。

幸好,大廳的質感好多了,黑、白與不時出現點睛用的金色,也能變幻出極其花俏的異想世界。萬德斯經常使用巨大的柱、燈,創造視覺上的荒謬感,只是在這偌大的大堂裡卻顯得比例剛好,反而更為合宜,不會有壓迫感。

伊斯蘭藝術中,鏤空繁複的圖騰,也被自然的運用在設計上。在一片純白空間中,一道如內耳半規管盤旋而上的旋轉梯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許多人都好奇的攀登而上,拿出手機自拍打卡,希望看看上層通往到哪個奇妙區域,卻意外的在半空戛然而止,只是一座可以觀賞大廳的瞭望台。無論如何,還是令人驚豔。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