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是否聽見《土地在哭泣》呢?Mafana樂團 用歌聲關懷大地

誰聽見土地哭泣?美麗的東海岸因為受爭議的渡假村開發案而不美麗,在一次抗議行動過後,Mafana樂團的團長Sufin有了創作靈感,寫下《土地在哭泣》這首歌曲。

成立於2010年的Mafana樂團,4位團員來自美麗的東海岸,並以阿美族語「Mafana」作為樂團名,展開他們的音樂之旅。10年前,這群原本就熟識的朋友,抱持著對音樂的喜愛和熱情合組樂團,剛開始大家不曉得要為樂團取甚麼名字,於是就用阿美族語的Mafana,也就是「不知道」的意思作為團名。在音樂這一條路上,他們跌跌撞撞,卻從不輕言放棄夢想。2018年,Mafana樂團在國際海洋音樂祭的精采表演,擊敗上百組參賽者,獲得「海洋獨立音樂大賞」。

Mafana樂團

族別:阿美族、排灣族
得獎紀錄
2018年新北市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海洋獨立音樂大賞」
2018年臺灣原創流行音樂大賽佳作
2018年原BAND大賞冠軍
2017年臺灣原創流行音樂大賽佳作
2017年原BAND大賞亞軍

凱道抗爭獲得靈感 為大地母親寫一首歌

「站在這一片大地,默默耕耘撒下了美麗的種子,風吹和日曬雨淋,擋不了誰的熱情,溫柔滿溢像母親擁抱了孩子。」在Sufin的筆下,故鄉的土地就像是溫柔的母親,用愛守護和保護著人們。「有一天、那一天,誰手裡拿著剪刀剪破她美麗的衣裳?誰手裡拿著火槍往她身上開一槍?」Mafana樂團用歌聲傳達環保議題,呼籲每個人保護環境和生態。

2011年12月22日,一群來自臺東都蘭部落的民間團體和部落族人,聚集在凱達格蘭大道上,他們為了抗議美麗灣度假村開發案而北上,其中有許多年邁的老人家,忍受著長途車程的辛勞,只為了替自己的家鄉盡一份力量。「我也是抗議隊伍裡面的其中一員。」Sufin說,參加完抗爭活動之後,他想要用自己擅長的音樂為家鄉的土地發聲,於是創作了《土地在哭泣》這首歌曲。

《土地在哭泣》的曲風偏向搖滾樂風格,歌詞描述故鄉的土地因為貪和慾受到破壞,土地開始哭泣了。Sufin認為,開發案能帶動地方繁榮、增加當地的就業機會,但是環境生態的保護也同樣重要,兩者之間要如何取得平衡,需要大家審慎的思考。

「希望大家聽到這首歌的時候,能夠開始撿垃圾。」Sufin表示,對於青少年朋友來說,開發案和環保議題太過沉重,他希望這首創作帶給年輕朋友對於環境保護的重視,撿垃圾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一件小事,如果人人都可以隨手撿起垃圾,那麼我們生活的環境就會愈來愈乾淨。

音樂路上跌跌撞撞 堅持夢想不輕言放棄

Sufin小時候看見叔叔拿著吉他自彈自唱,就開始對音樂產生興趣。於是他靠著自學摸索,慢慢地學會了吉他和鋼琴,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到教會請教擁有音樂底子的牧師,學習更多的音樂技巧。17歲那一年,Sufin開始嘗試音樂創作,至今已累積40多首的自創歌曲。

在臺北出生的Sufin,因為父母忙於工作無暇照顧他,便將他送回臺東都蘭部落,和阿公、阿嬤一起生活。到了國中以後,Sufin才重新回到臺北。之後,部落的兒時玩伴陸續北上,但是大家各自忙碌少有機會見面,於是,Sufin藉著組樂團的理由,把大家聚集在一起,趁著練團的時候共聚一堂。一直到了Sufin當兵以後,團員們就少有機會聚在一起玩音樂了。

2012年,Sufin從軍中退伍。同是臺東阿美族的音樂人舒米恩,邀請他參加第一屆「阿米斯音樂節」。在臺上演出的時候,Sufin的音樂夢想重新被點燃,他認真思考是否要讓樂團繼續下去。「我決定把團員全部找回來,認真經營樂團。」花了一段時間的努力,Mafana樂團重新成軍,並且於2017年發行首張專輯。《土地在哭泣》這首歌曲,也收錄在專輯中。

Mafana樂團終於順利發行專輯,之後更在2018年國際海洋音樂祭中獲得第一名的首獎,雖然知名度漸漸打開,演出機會也慢慢變多,但是他們的收入還是無法維持穩定的生活,每一個團員還要找其他的兼差工作,才能養活自己。因此只能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練團。「還沒有做出讓自己滿意的作品,仍會堅持下去,絕不放棄。」Sufin說,雖然樂團的音樂之路不算順遂,但是團員們內心仍然充滿著對音樂的渴望和熱情,因此他們仍會持續往夢想之路邁進,不忘初衷。

是否聽見《土地在哭泣》呢?

Mafana樂團透過音樂,關心著社會議題與腳下的土地,希望能讓更多人意識保護環境的重要性。

族語傳承很重要 鼓勵青少年用母語創作

「如果連族語都不會說,又怎麼能自稱是原住民族呢?」Sufin目前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部落,他發現用族語和小朋友溝通的時候,他們不太能夠用族語表達想要說的話。探究其原因,是因為現在沒有一個長期可供小朋友使用族語的環境。Sufin觀察發現,有許多部落的阿公、阿嬤,和孫子相處的時候都用中文溝通。現在,Sufin持續以族語從事音樂創作,空餘的時間,也在部落從事族語教學工作,希望能夠讓更多人學族語、說族語。

臺東有許多音樂表演場地,Sufin經常看見許多優秀的原住民族年輕歌手,他們的歌唱得很好,卻很少聽見他們用族語演唱,利用族語創作的年輕人比例也非常少。Sufin鼓勵對音樂有興趣的原住民族青少年,一定要學好族語,也可以嘗試用族語寫歌,用母語唱出感動大家的音樂。

是否聽見《土地在哭泣》呢?

族語關鍵字

semnai 唱歌
造句
neka nu makulung a semnai tua kacalisian ka sicuayan.
過去沒有原住民族不會唱歌。

kina 母親
造句
ti kina seman pazangal a ravac tua pasusu tua kakudan.
我的母親是非常重視守規定。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84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