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為何它們能成為世界遺產

多年來,造訪世界文化遺產時,事先了解列名標準成必要作業。或者,當我有機會帶領其他人實地體驗世界文化遺產時,也會不厭其煩釐清列名原因。唯有如此,才不會讓任何有價值之處,成為參觀的遺珠之憾。

依《世界遺產公約執行作業指南》規定,任何文化遺產若想成為世界遺產,必須滿足兩個條件:條件一是至少擁有條約規定之十項標準之一,前六項偏向為文化標準,後四項為自然標準;條件二則是須同時滿足前述指南中之「整體性」(integrity)與「真實性」(authenticity)之檢驗,且擁有保存維護與經營管理機制。

威尼斯城達六項標準

其中是否具有「傑出普世性價值」(Outstanding Universal Value)為關鍵因素,也就是世界遺產必須對全世界有高度意義,而不只是僅對所在國有價值。「整體性」著重文化遺產的整體脈絡,「真實性」則強調不允許虛假或臆測性重建之文化遺產。

除極少數像義大利威尼斯城同時符合六項標準外,幾乎所有世界文化遺產者都符合二至五項標準。新加坡植物園展示了一座植物園如何致力於植物保護與植物學教育,成為東南亞植物保護與科學研究重要基地,符合第二項標準;也是英國學派熱帶花園的典範,符合第四項標準,列名於二○一五年。

一九九五年列名的愛丁堡新城以及舊城,見證了一座城市如何從以中世紀城堡為主的老城,發展成十八世紀新古典主義城市,新舊風格既和諧又對比,賦予城市無比魅力,也進而影響歐洲的其他城市,同時符合第二及第四項標準。

在世遺幾項文化標準中,從生活、思想、信仰及藝術層次來評估的第六項是最難理解的一項,世界遺產委員會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才會啟動此項標準的評估,並且必須與其他的標準共同考量。

美國獨立廳影響深遠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