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的血型是巧克力

冰島環島自駕第十天,我來到冰島本土最北的城鎮錫格呂菲厄澤(Siglufjörður),距北極圈不到四十公里。這個小鎮上世紀曾因鯡魚捕撈業盛極一時,如今居民僅一千三百人,在二○一○年總長超過十一公里的東向雙隧道開通前,只有一條西向古老隧道可全年通車,因而至今仍保持遺世獨立的寧靜氛圍。

小鎮最大旅館 Sigló Hótel,是冰島最具知名度特色旅館之一,童話風兩層建築綠白相間,光看外觀就好療癒。我特地選在此住宿兩晚,小鎮也不負期待讓我享受到美麗的午夜太陽,以及宛若置身世外桃源的慢遊時光。

第二天意外發現離旅館不到十分鐘步程處,有一家兼賣咖啡的巧克力店,午餐後立刻前往補充咖啡因。牆面灰白的 Frida Chocolate 外表低調普通,走近才看出外牆竟是貼滿報紙後再刷白。一進門立刻被右手邊一整排奇形怪狀的椅子吸引,感覺像步入現代藝術畫廊。

Frida Chocolate 是個充滿驚喜的奇妙空間。同樣使用報紙當壁紙的店內,椅子形狀大小不一,且每張椅子都經過巧思「變裝」,整排吧檯椅竟都以馬鞍當坐墊,牆上掛的畫主角都是馬。店內一隅陳列販售印有巧克力名言的T恤,像是「驕傲的巧克力上癮者」、「我的血型是巧克力」。最有趣的地方是洗手間,不但以可愛彩色漫畫當壁紙,還在馬桶前地板上標示「最佳自拍點」!

短短一杯咖啡的時間,很幸運見到身著工作服、滿身彩色顏料的店主 Frida 並小聊幾句。成長於雷克雅未克的Frida 從小喜愛畫畫,隨先生移居此地後重拾畫筆並開設工作室,畫中模特兒都是她飼養的馬,因此店內才會有舊物利用的馬鞍椅墊。二○一五年夫妻倆決定在工作室內開咖啡廳,次年開始製作販售她的手工巧克力。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