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直島上的異形怪蛋發現酷建築

今年再訪瀨戶內海,剛好遇上三年一次的瀨戶內藝術祭,感受這個海上藝術桃花源的魅力;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聚集在島上,人潮擁擠的狀況,儼然就是熱門觀光景點。想起當年第一次踏上這座海上孤島,那時才剛有直島美術館,整個島上也沒什麼商店可以吃飯住宿,十分幽靜。但是這幾年來藝術祭的熱潮,帶動了整體觀光產業興起,直島的改變有如天壤之別,不過這樣的改變,不知是不是安藤忠雄當年規畫時所想像的景象?

三年前日本建築師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共同主持的SANAA事務所,在直島上的本村港建造了一座港口設施,一座超乎常人想像的港口建築,與其說是建築,不如說是一件藝術品。

矗立天邊的詭異巨蛋

一團半透明的玻璃纖維強化塑膠(FRP)圓球堆疊在一起,好像放大的魚卵。建築師原本的想法是,像天邊的積雲,雪白卻帶著能量。白天奇特的造型成為鮮明地標,讓遊客知道去哪裡搭船;夜晚點燈時,又像一座發光燈塔,指引夜歸船隻返航。這座港口設施除了是候船室外,也是停放腳踏車的地方。在建築內等候船隻,可免除冬天寒風刺骨的肆虐,腳踏車也可在車主搭船離島時,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

不過白色漂亮的圓球,在歲月風雨吹襲下,僅三年的時間,很快就老化甚至出現龜裂,詭異的顏色及花紋,讓人感覺像是巨大的恐龍蛋,或是異形生物的卵,不知道裡面會蹦出什麼怪物?這種怪異的演變,似乎也不是當初建築師所能想像的。不過舊化後的建築,呈現詭異風格,讓很多遊客將它視為「邪惡建築」,甚至有網美喜歡將自己擠入兩顆球中間的縫隙,營造一種不可言喻的猥褻感。

建築與藝術相互激盪

在直島這個地方,建築與藝術之間的界線是模糊的。建築與藝術像是兩種強力的病毒,彼此不斷的感染對方,讓原本建築師與藝術家之間的強烈區隔逐漸消逝,藝術家開始創作類似建築的作品,而建築師也開始設計建造猶如藝術品的建築。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